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会幕蓝图续五

楼主:天路加油站 时间:2018-06-22 21:20:22

                        第卅一讲:会幕蓝图续五

    

  读经:出30章

  内容:

    一、香坛

  30:1  你要用皂荚木做一座烧香的坛。  

  30:2  这坛要四方的,长一肘,宽一肘,高二肘。坛的四角要与坛接连一块。  

  30:3  要用精金把坛的上面,与坛的四围,并坛的四角包裹,又要在坛的四围镶上金牙边。  

  30:4  要做两个金环安在牙子边以下,在坛的两旁,两根横撑上,作为穿杠的用处,以便抬坛。   

  30:5  要用皂荚木做杠,用金包裹。  

  30:6  要把坛放在法柜前的幔子外,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就是我要与你相会的地方。  

  30:7  亚伦在坛上要烧馨香料做的香;每早晨他收拾灯的时候,要烧这香。  

  30:8  黄昏点灯的时候,他要在耶和华面前烧这香,作为世世代代常烧的香。  

  30:9  在这坛上不可奉上异样的香,不可献燔祭、素祭,也不可浇上奠祭。  

  30:10  亚伦一年一次要在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他一年一次要用赎罪祭牲的血,在坛上行赎罪之礼,作为世世代代的定例。这坛在耶和华面前为至圣。"  

  本章主要讲了会幕其他一些物品的制作,这些内容应当出现在27章。首先讲的是香坛,形状类似半截的小壁柱,四面有小型的角;和帐幕其他物品一样是用皂荚木造成,外面包金,镶有环子可以穿杠扛抬(1-5节)。

  香坛摆放在圣所内(圣所内共有三样圣物,另外两样是陈设饼的桌子和金灯台;参26:35),靠着隔开圣所和至圣所的幔子,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6节)。因此也可算作至圣所的物品(来9:3-4)。

  祭司要一日两次在小坛上献香,同时打理圣灯的灯芯和燃油(25:37;27:20-21)。《民数记》16:17显示,除了香坛以外,尚有"火钵"或"香炉"可以盛着烧香。然而这坛是至圣的,专供烧香用,和会幕的门口献祭的铜坛不同(比较27:1-2)。香坛不但不能献其他祭物,就是在上面所烧的香,都要依照严格的规定来制作(34-38节),以示神圣,不能烧不合规定的"异样的香"(7-9节)。

  香坛还有一个重要的用途,就是一年一次的赎罪日,大祭司要在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10节)。就是大祭司为全以色列赎罪进入至圣所洒祭牲的血在施恩座上时,也要用指头将血抹在香坛的四角上(利4:7;16:18),行赎罪之礼,使香坛成圣。

  金香坛是基督作代求者的预表(约17:1-26;来7:25),信徒的祷告、赞美和敬拜的祭(来13:15;启8:3-4),藉着他献在神面前。

金香坛的事奉

     

   从二十五章开始,我们看见神预备人到他面前去的路。从约柜开始,一直说到帐幕建造好了。帐幕的一切都预备好了以后,若没有事奉的人,这个帐幕便是一个空的帐幕,虽然里面有一些陈列的物件,却因着没有服事的人,那仍然是等于空的。


  所以神在第二十七章那里启示完院子以后,并未继续启示帐幕内外其余的物件——金香坛和洗濯盆,而是插入了有关设立祭司的启示。神这样的安排和次序是有深意的:


  前面已经启示的各样物件着重于人承受神的恩典——神为人预备救恩,预备丰富的生命供应。人享用了神的恩典,他生命中自然的反应就是要服事神——余下尚未启示的金香坛和洗濯盆正是关乎人在神面前的事奉。


  那么,怎样的人才能把神的恩典带到人中间?怎样的人才可以事奉神呢?为此,在神的恩典预备好以后和人的事奉开始以前,神要先针对事奉的人加以说明,所以第二十八、二十九两章插入了有关设立祭司的启示。借着祭司,神的恩典才临到人;借着祭司,人才可以事奉神。


  设立了祭司以后,神开始启示与事奉相关的物件。神先提到金香坛;金香坛与约柜和桌子一样,是用精金包裹皂荚木制成的,皂荚木一点也不显露出来的;这明显地指出:能让神悦纳的服事,乃是基于道成肉身的基督——只有父怀里的独生子能真正体会父神的心意,也只有做在神心意中的服事才能让神感到满足。


  “要用精金把坛的上面与坛的四围并坛的四角包裹”(3节)。事奉神的人虽然活在地上,却必须在基督里,不在基督里就没有真正的服事。关于在基督里的服事,至少有两方面事情我们必须注意;缺少其中任何一样,人在神面前的事奉就不存在了。


  第一个要注意的是:只有得救的人才有资格服事神。人若不在基督里,他在神眼中就仍然是个罪人;罪人连见神的面也不可能,更不用说服事神了。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只有得救的人才有资格服事神;换句话说,成为神的儿女是服事神最起码的条件。


  因此,不是在名义上作了基督徒就可以事奉神,也不是拥有多年的教内活动资历就可以事奉神,在教会中的热心工作也未必是事奉神;关键在于这个人是不是真正得救的人——不管他得救多久,哪怕刚刚信主得救,他就是在基督里,就有资格事奉神;只有在基督里的人才能事奉神,否则就不可以。


  第二件同等重要的事是:要在“新造的人”里事奉神。一个得救的人理应是新造的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有许多基督徒得救以后,心思却仍留在世界里,地位上是新造的人,观念和思想却留在旧造里。


  有一点我们必须认清,如果旧造里的东西还有值得神悦纳的,神就不会要人成为新造了。因此一切不在新造里的活动,人虽可以美其名为“事奉”,但神却不承认那是事奉,因为没有在其中得着满足!


  我们要记住:不在基督里,就没有事奉;因为基督是我们事奉的根基。那么什么样的事奉才是在新造里的服事呢?就是根据神的心意来服事他。不在神心意里的任何活动,都不是事奉!


  在金香坛的设计上有一点很容易被忽略:“要做两个金环,安在牙子边以下,在坛的两旁两根横撑上,作为穿杠的用处”(4节);这个设计有点不寻常,不象约柜、桌子和祭坛,都是用四个环子来穿杠的。


  谁都知道,杠子穿在四个环里,扛抬的时候就稳定;只有两个环就不容易维持平衡,会容易晃动,抬的人就需要加倍地小心谨慎。为什么神竟做了这样“笨拙”的设计呢?实际上,这不是神“笨拙”,而是人不领会神的心意。


  前面说过的,香坛的功用乃是服事,在坛上烧香就是服事;人在事奉上做得对,神的名就得荣耀;人在事奉上做得不对,神的名就蒙羞辱。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啊!


  因此,服事神的人就当小心谨慎,认认真真,不可粗心大意,不可马虎随便;必须肯付代价,甘心忍受各样的难处,这样的服事才能叫神得着荣耀,人也会受到吸引而爱慕亲近神——这就是只用两个环子的理由。


  今天在“为主做工”的口号下,许多人对事奉存着种种误解;他们以为在基督教招牌下的一切活动都是事奉神,开展基督教工作就是事奉神。然而,事奉不是这么没有原则的,很多所谓“基督教工作”里并没有事奉神的成份。


  就拿如今微信里不少所谓的“福音公众号”来讲,里面都是世俗的养生保健内容,或类似《增广贤文》的为人处世内容,只不过末尾加上一两节经文作为点缀之后,摇身一变,变成所谓的“福音”了,其实里面并没有基督。一切不是从神来,而是出于人意的东西,神都不承认这是事奉。


  弟兄姊妹,神所要得着的乃是事奉,而不是工作!所以不要以为打着“为神工”的旗号就是事奉。因此我们需要透过香坛进一步了解事奉的实意;也就是说,怎样的事奉,才是神所喜悦、所承认的。


  在神前事奉——“要把坛放在法柜前的幔子外,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就是我与你相会的地方”(6节)。事奉神是人接受恩典以后的正常反应,事奉的对象乃是神自己;幔子虽把人和神隔开,但香坛必须摆在对着约柜的位置,也就是正对着施恩座前。


  所以,事奉是向着神的,是做在神面前的——神吩咐把香坛摆在法柜前的幔子外,要正对着施恩座,就是这个意思。现今的教会有一个很不好的风气,就是常常把事奉做给人看,要讨人的喜悦。然而所有的服事都该是向着神的,人欣赏不欣赏没有什么关系,只要神欣赏就够了。


  人太容易以工作代替事奉,所有的热情都在工作上,眼中看见的是工作,心中思想的是如何把工作做得成功;如果做人的工作,这种态度一点都没有错,但是在事奉神的事上若只有这些,那就完全不是事奉了——缺了“心里向着神”这一点,其他一切的好都全盘推翻了。


  事奉神的着眼点不在工作的本身,也不在别人对我们的评价;事奉神的着眼点乃在于神的喜悦,就是在神面前做他所喜悦的事,并不计较别人的同情或是不谅解——心里单单向着主,手里单单做主要我们做的,这就是事奉。


  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就是这样活着的:“你们举起人子以后,必知道我是基督,并且知道我没有一件事是凭看自己做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因为我常做他所喜悦的事”(约8:28-29);不向着神做,不在神面前做,只在人眼前做,那不是事奉。


  通常我们在教会里的服事,是通过服事人来服事神,因此我们心中容易产生一种错觉:服事人就等于服事神了。然而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服事的最终对象乃是神!尽管在别人看来,我们是在服事人,但我们自己要知道,我们服事的对象乃是神。


  所以,服事的观念一定要正确。我们里面的意念决定了外面的事奉——心中的意念若不对,整个的事奉就不对了;心意对了,事奉就对;这样你才能理解主耶稣所说的话:“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会幕事奉——香坛摆在圣所内,而非圣所外,这也是很值得我们留心的一点;真正的事奉是在圣所内,只有圣所内的事奉才能叫神得着满足,因为真正的事奉是与神面对面的。


  会幕若是只有祭坛而没有香坛,神就不能得着满足。祭坛是人得着神,香坛是神得着人;所以有了祭坛还不够,还必须有香坛才能满足神的心。


  祭坛让人得着进到神面前的路,人必须经过祭坛,再进到香坛(会幕内);香坛让人在神面前有面对面的事奉,让神得着敬拜、荣耀和颂赞,叫神得着真正的满足。


  旧约里的事奉是在会幕里,新约里的事奉则是在教会里;神只在教会里接受敬拜,不会在教会外接受荣耀:“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弗3:21)。


  太多的基督徒只看见工作,看不见教会,他们很卖力地工作,却都不是在教会中,甚至有的是与教会对立的;盼望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神在现今世代的计划乃是要得着教会,他的心意是要建立基督的身体。所以,我们一切的工作与活动,都应当显出建立基督身体的效用,才能称为事奉。


  烧香的事奉——香坛是烧香的地方,所烧的是用馨香料制作的香;神闻到这馨香的气味心中就喜悦,因为这香是照神所指定的材料和份量配制成的,所以烧香的时候神就得着了他所要得的,这是人照着神的心意献上了神所要的。


  烧香的事奉是人在圣所中最靠近神的地方做的,这样的事奉也把人带到与神面对面的境地。那么什么是烧香的事奉呢?


  “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诗141:2);“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祷告”(启5:8);“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启8:4)。


  这几处经文给我们看见,烧香的服事就是祷告,特别是敬拜的祷告;神儿女的敬拜在神眼中就如香一般让神感到喜悦,再没有其他事奉比烧香的事奉更直接地让神得着享受。


  我们常有一个错觉,以为做其他工作比祷告敬拜更为实际;所以许多信徒都不看重教会中祷告的服事,他们更愿意传福音,更喜欢探访或参加教会各样的公益活动——这些诚然都是需要好好做的,但这些都不能代替敬拜和祷告。


  不认识神的人不爱祷告,也不知道要怎样祷告,永远把祷告当作是急难时的“紧急出口”,就像中国人常说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但真正明白事奉实意的人,他们的着眼点不会先放在工作上,而是先放在祷告和敬拜上;不是从祷告中出来的工作,很难与事奉连上什么关系。


  我们传福音是把人带回归向神,我们栽培信徒是要叫人的生命成长,然而这一切的最终目的,是让神在认识神的人中间得着敬拜,并由此扩展到全宇宙的敬拜。所以,教会中一切的服事若不能把敬拜和祷告带起来,我们的服事仍有欠缺。


  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许多教会已经是失去了烧香的服事,在教会中似乎没有香坛的存在,也没有意识到神的家中该有香坛的服事;求主怜悯我们。


  有一件事我们千万不能忽略:敬拜和祷告之所以如此满足神,不是因为我们嘴巴念的祷词或唱的诗歌好听,乃是因着神对基督的喜悦而悦纳了人的祷告敬拜。因此,在基督里的祷告不只是念一些祷告的话语,而是人把基督向神的心意祷告出来,这才是真正烧香的服事,是叫神得着满足的祷告。


  所以我常提醒弟兄姊妹,祷告不是用来“摇动”神的手,让神来满足我们的心意,成就我们的愿望。正相反,祷告是神施恩的手帮助我们,藉着我们的祷告,成就他自己心意中所定的美意。


  在光中事奉——会幕中烧香的事奉有一定的限制,不能随意乱来:“亚伦在坛上要烧馨香料做的香,每早晨他收拾灯的时候要烧这香,黄昏点灯的时候他要在耶和华面前烧这香。”(7-8节)


  你注意到了没有?烧香和点灯是有关联的,什么时候点了灯,什么时侯就烧香——这说明事奉是根据生命的光,活在生命的光中就有事奉,不在生命的光中就只有工作,而没有事奉。灯点亮了,人受了光照就看见神的心意;祷告在神的心意里,敬拜在神的心意里,这样的事奉才是香坛的事奉。


  虽然祷告和敬拜没有固定形式的限制,没有必须念诵的话语,但祷告和敬拜必须从生命中出来——人必须在生命的光中,才能触摸到神的心意,从而祷告和敬拜的内容才丰富,才会叫众圣徒的里面同声“阿们”,才能面对面地与主交通。


  相反,祷告和敬拜若显出沉闷,必然是人里面黑暗了,生命的光进不到我们里面;因此,我们要靠着主的恩常常活在生命的光中,常常活在神话语的光中,唯有在生命光中活出来的,才是被神纪念的事奉。


  永远的事奉——把工作看成事奉,这是许多人的误解;如果事奉仅仅是工作,那么将来我们到神那里以后,就再没有事奉了,因为在新天新地里并没有什么工需要我们做,神已做好了一切当做的事。


  但神的话告诉我们:在天上有许多人“在神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启7:15),在新耶路撒冷城里“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启22:3)。显然,在天上、在新天新地里,神仍旧是喜悦我们事奉的神;但那时的事奉不是工作,不是传福音,也不是栽培信徒,而是敬拜祷告——圣徒以敬拜祷告来事奉神。


  在地上,我们可以为主做许多工作;在天上却只有敬拜,不需要工作了。敬拜祷告是永远的事奉,一切的工作都要结束,唯独敬拜祷告永不过去;在天上的事奉只有敬拜和赞美的祷告,别的事都已成为过去;所以神在烧香的条例中一再地说:“作为世世代代常烧的香”(8节),“作为世世代代的定例”(10节)。


  这正是说明敬拜和赞美的祷告是永远留在神面前的事奉,将来在天上只有这一样的事奉。所以,我们现在还在地上的时候,要好好操练敬拜和赞美,好在那一天能够比较熟练地投入那永远的事奉里。


  凭主名事奉——在第九节那里,神特别强调“不可奉上异样的香”,神指定了做香的方法,材料和数量都规定好了,在香坛上只能烧这种指定的香;不合这规定的香都是“异样的香”。在坛上烧异样的香不仅不是事奉,而且是惹神震怒的事,因为没有照着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去做,乃是背逆神的表现。


  那什么叫做“奉上异样的香”?把主以外的东西带到神面前就是奉上异样的香。这个规定使我们联想到主耶稣叫我们奉他的名的祷告;你只能奉主的名去祷告,你不能奉主以外的名去祷告,你不能奉属灵人的名去祷告,你也不能奉圣灵的名去祷告,你只能奉主的名去祷告。


  奉主名的意思就是“在主的名字里”,我们奉主的名祷告就是藏在主的名字里祷告,这样的祷告就如同主自己的祷告一般。既然这样,我们在祷告的操练上就要注意:不要求主所不要的事,也不要拦阻主所要的事。


  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常常口里奉主的名祷告,实际上是奉自己的名祷告,凭自己的意愿祷告;然而今天的经文教训我们,烧香的祷告乃是照着神的心意祷告,是把神的心意祷告出来。


  神要得着敬拜,我们就借着祷告敬拜神;神的心思如何,我们就如何祷告——神注重他的国度、权柄和荣耀,我们就在祷告中承认国度、权柄和荣耀完全是属神的;神记念他在地上的众儿女,我们就在祷告中学习背负众弟兄的软弱,为他们代祷。这样,我们就是真实地奉主的名祷告,没有把主以外的东西祷告到神面前去,没有奉上异样的香。


  长进的事奉——在香坛的事奉上,神还明确地规定:“在这坛上……不可献燔祭、素祭,也不可浇上奠祭”(9节)。尽管这些祭都是好的,借着这些祭来寻求神的喜悦也是好的,但来到香坛的人,心思却不当仍旧留在祭坛那里,只想到祭坛却看不见香坛,这就是不长进了。


  不少人信主得救多年,却仍然只知道救恩,对神的丰富和荣耀计划一无所知,从来没有想到要事奉神,也不觉得有必要服事神;他的祷告十年如一日地只有:“感谢主!我是个罪人,神爱我,为我钉十字架,叫我不至灭亡,使我得救。感谢主,阿们。”


  这样的祷告不能说不对,但这是在祭坛前的祷告,说明我们的生命还停留在祭坛的阶段。在希伯来书第六章的开头那里,就让我们看见什么是祭坛的阶段:“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神、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来6:1-2)


  以上一大堆话都是基督道理的开端,你信了主一段时间以后,就再不该留在这一个阶段了,在这个阶段里,全是在祭坛那里所处理的事。神不要我们长久停留在祭坛那里,他要我们进到香坛这里来。因此,我们不能停留在只知道献祭的阶段,我们应该学习烧香,照着神的心意作个敬拜神的人,以敬拜服事神,让神在我们的敬拜里得着满足。


  纯净的事奉——香坛的服事是与神面对面的荣耀事奉;但是“人心比万物都诡诈”,人的手常常把荣耀的事染上污点。人外表的事奉往往有模有样,里面却有着许多的掺杂,诸如不纯正的动机,自我显露的念头,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等等。


  因着人的软弱,许多的掺杂被带进事奉里,虽然主并不马上纠正我们、管教我们,但主仍是叫我们看见:他绝不会长久容许这些事的存在。因此“亚伦一年一次要在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他一年一次要用赎罪祭牲的血在坛上行赎罪之礼,作为世世代代的定例。这坛在耶和华面前为至圣。”(10节)事奉不单纯,神就不会悦纳,所以神要借着血保持坛的至圣。


  神所要的乃是纯净的服事,而隐藏在我们里面的许多假冒常常使得我们的服事在神面前不纯净;因此第十节这样的规定从积极方面来讲,是要我们学习在神面前活得更单纯,脱离自己的掺杂,好使我们把纯净的事奉献在神面前。求主怜悯我们,帮助我们爱慕、追求那满有基督而不带着自己的事奉,好叫我们的服事纯净,在神的眼中成为至圣。


  弟兄姊妹,烧香对祭司来说,好象是每天循例的事情。但是感谢主,烧香这件事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属灵学习。神的儿女必须要进到香坛那里,因为我们是祭司,我们若不进到香坛那里,只在外面献祭,这样我们在神面前便算是失职的。


  一个活在神面前的祭司,要有祭坛的服事,更要有香坛的服事。会幕那里只有两个坛,也只有这两个坛有事奉的成份,但完全的服事不是在祭坛,而是在香坛。求主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这一点,我们便向神求,赏赐我们这一个荣耀的恩典。阿们!

  二、赎罪银

  30:11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30:12  "你要按以色列人被数的计算总数。你数的时候,他们各人要为自己的生命把赎价奉给耶和华,免得数的时候在他们中间有灾殃。  

  30:13  凡过去归那些被数之人的,每人要按圣所的平,拿银子半舍客勒,这半舍客勒是奉给耶和华的礼物。一舍客勒是二十季拉。  

  30:14  凡过去归那些被数的人,从二十岁以外的,要将这礼物奉给耶和华。  

  30:15  他们为赎生命将礼物奉给耶和华,富足的不可多出,贫穷的也不可少出,各人要出半舍客勒。  

  30:16  你要从以色列人收这赎罪银,作为会幕的使用,可以在耶和华面前为以色列人作记念,赎生命。"  

  这里讲到赎罪银的事情。神要求摩西统计以色列民的人口总数,年龄是"二十岁以外"的(12,14节)。统计人口是为了收集赎罪银,就是以色列民的生命的赎价(12,16节)。13:2,12-13那里讲到,以色列民所有的长子都是属于神的,都要归给神;而人是不能作为燔祭的,必须赎出来,因此《民数记》3:46-48规定用银子五舍客勒把这些长子救赎出来。同时以色列从整体上来说是神的长子(4:22),这是相对于世界上所有的民族而言,因而神在这里规定每个人都要拿出生命的赎价。神特别嘱咐,要慎重其事,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否则会遭遇灾祸(12节;比较撒下24:15)。

  数额是半舍客勒,并且是贫富一律(13,15节)。半舍客勒是个小数目,赎银因此是象征式的。银子收集起来,用来建造会幕(16节;38:25-28)。赎银后来变成圣殿的"丁税"(太17:24)。

  赎罪银的收集,表明人人有罪,需要救赎,以免除灾害(12节;比较21:30;民35:31);也表明神是公平的,无论贫富都一视同仁,并不偏待人(参徒10:34;加3:28)。

  三、洗濯盆

  30:17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30:18  "你要用铜做洗濯盆和盆座,以便洗濯。要将盆放在会幕和坛的中间,在盆里盛水。  

  30:19  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在这盆里洗手洗脚。  

  30:20  他们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  

  30:21  他们洗手洗脚,就免得死亡。这要作亚伦和他后裔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  

  这里又讲到洗濯盆。使用的材料是铜(比较38:8)。做好之后,放在会幕和祭坛的中间。29:4那里亚伦和他的儿子在被按立为祭司之前,用水洗身,除掉身体上的污秽;这里更进一步要求他们及所有的祭司进会幕供职的时候,都必须先洗濯,否则就有性命之虞。

赎罪银与洗濯盆

     在上面我们所读的经文中,神启示了金香坛,照理接下来应该提到洗濯盆才对;不过神好象停下来没有再说,而是说了另外一件事,就是“赎命银”的事,咋看起来似乎和上下文毫无关连,其实是有联系的。


  从前面的经文来看,神的确是分别了亚伦和他的子孙担任祭司的职分,在神面前事奉。从事奉的资格来说,的确是只有这么几个人。但是从事奉的意义上来说,神是透过少数的这几个人,把整个以色列的会众都带到神的面前,这几个祭司是代表着整个以色列来事奉神。


  在十九章那里神曾说:“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意思就是说,神的目的是要整个以色列都作祭司。但是因着救恩在那个时候还未显明,耶稣基督还未完成救赎,所以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条件来到神面前服事。


  因此,神在恩典里特别选召几个人来代表众人去事奉他。这几个人在神面前事奉的时候,神不单是看见这几个人,也透过他们看见全体以色列人。当然那时在律法底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恩典;不像现在我们在基督里,一切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祭司,都有资事奉神。


  既然神只拣选亚伦和他的子孙担任祭司的职分,这一来,其他以色列人该怎么办呢?神没有安排他们都作祭司,他们如何参与事奉呢?这就是神要解决的问题了。所以我们看到神在这里说出了一件事:“你要按以色列人被数的,计算总数,你数的时候……从二十岁以外的……各人要出半舍客勒。你要从以色列人收这赎罪银,作为会幕的使用。”(12、14、15、16节)


  在这里,神规定了赎银的条例,这些银子叫做“赎命银”。圣经中多次提到以色列人有一个宝贵的集体名称,叫作“赎民”;再没有别的名称,比这个名称更美好,更尊贵了。神要以色列人记念他的救赎之恩,因此要把半舍客勒银子带来交到圣所里,这个人的生命便被赎出来了。


  半舍客勒银子为数不多,但神规定所有人都当同样地感念神的救赎之恩。这些赎银供应会幕平时的需用,这样全会众就藉着赎银参与到会幕的服事中来了。今天这个原则对基督徒来说也类似,神的工人在福音的前线事奉,你上班忙没时间参与服事,但你可以用金钱的奉献来表明你愿意在这个事奉上有份,这是很蒙福的事情,可惜今天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道理呢?


  关于这赎银,第十五节那里神强调:“富足的不可多出,贫穷的不可少出,各人要出半舍客勒。”每一个人都是半舍客勒,没有人多出,也没有人少出;神借着这一件事让人知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在神眼里的价值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有钱就更加尊贵,也不因为你穷就显得卑贱,神看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说完了赎银这件事情后,神才继续说到洗濯盆。首先我们注意到这一个洗濯盆是用铜来造的,整个洗濯盆全是铜的,再无别的材料。


  前面我们说过,铜的属灵意义是表明神的审判;但这里的审判不是为了定罪,所以我们就不用“审判”这么严肃的词,我们用“鉴别”这个词比较符合经文要表达的意思,神要借着洗濯盆来鉴别事奉他的人是否符合他的要求


  我们要注意,这个盆是摆放在什么地方呢?这个盆是放在祭坛和帐幕的中间。摆放洗濯盆的位置清楚地说明了它的作用:祭坛是人得救的地方,会幕是面对面事奉神的所在;人不能永远停留在仅仅得救的地步,他必须进到神荣耀的宝座前,面对面地事奉神。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经过了祭坛,他便被神悦纳了。他会爱慕进到圣所里去,更加地亲近神、服事神。当然,在那个时候只有祭司才有这个资格,但这个原则也适用于所有新约底下神的儿女。我们蒙恩得救了,我们认识了神,我们便爱慕作一个服事主的人。


  神要人进入事奉,好叫人的属灵生命渐渐长大,成就神永远的计划。但神对事奉他的人却有一定的要求和标准,符合要求的人才可以进入会幕到祭坛那里服事神。所以,人进入会幕以前必须经过洗濯盆,在这里洗手、洗脚,去掉不合神心意的东西,然后才能进入会幕事奉神。这个洗濯盆的功用,就是叫进到会幕里服事神的人得到洁净,符合神的要求。


  许多人以为事奉神很简单,只要学一些神学知识就可以事奉神了;但神借着洗濯盆放在会幕前这一规定提醒我们,要认识神的要求——神照着他公义的性情向事奉的人提出要求;基督乃是在全然满足神公义的基础上服事神,神的儿女也该同样地服事神。


  因此,在服事神的事上,恩赐固然重要,却不是首要的;最重要的乃是人在神眼中是否洁净,能否满足神圣洁公义的性情。凡不洁净的人,不顺服神权柄的人,就算有很大的恩赐,很高的学问,依然不能进入会幕事奉神,也不能在祭坛服事神;因为会幕门前是洗濯盆,它要鉴别事奉神的人。


  在洗濯盆里盛有水,使洗濯的人得洁净。请注意,洗濯盆这里不是血的洁净,血的洁净是在祭坛那里。洗濯盆这里只是洗手和洗脚,只是用水来洁净。但我们不要忽略,这些用水来洁净的人,是必须先经过血的洁净,如果没有血的洁净,那么水的洁净对他就没有意义了。没有一个人可以越过血的洁净,而可以进到水的洁净那里去。


  这样说来,水的洁净又有什么作用呢?——“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在这盆里洗手洗脚。他们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19-20节)如果洗濯的结果只是关乎能不能服事神,那还算不得太严重;但事实上不洗濯的结果是极其严重的——不洗濯却服事神的人要死在神面前!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为什么这个规定那么严厉?神既然喜欢人服事他,为何不放宽标准,好得到更多人的服事呢?不错,神是愿意许多人来事奉他,但神要求事奉的人必须照着他的心意来事奉;不照着他的心意事奉,神就宁愿不要那些滥竽充数的人,因为不照着神心意所做的根本就不算事奉。


  弟兄姊妹若有到过天主教堂去参观过他们做弥撒,你会看见在教堂的门口有一个小池子或一个水盆,里面盛有水,他们称它为“圣水”。每一个进去的人,都在那里沾点水在自己身上划一个十字。他们这个东西就是从旧约的洗濯盆演变而来的,但却和当时的功用完全不一样。


  那么,这里洗濯盆的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起到什么作用呢?这还要从新约来看才更加容易明白。以弗所书第五章那里说到主怎样洁净教会:“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这句话就是说祭坛那里血的洁净。


  然而光凭着血的洁净还是不够的,所以接下来我们就看见另一句话:“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6-27)


  由此我们可以看见,教会要从血的洁净进到成为圣洁、毫无瑕疵的地步,中间还要经过进一步的洁净,就是水的洁净。水表明了神的道,主用道好象水一样来把教会洁净。当我们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明白洗濯盆的水所包含的意义了。


  水本身不是道,但“水借着道”一句指出了“水”和“道”的共通之处,即都有洁净的作用——水洁净人的身体,道洁净人的灵命。里外都洁净了,人才可以进到会幕里。


  祭司进到会幕里,里面每一件事都有规矩。因此不是说人进到会幕里可以乱七八糟随便乱来,这样不能算是事奉。我们进到会幕里,若是看见桌子上有饼就随便拿来吃,这是不可以的!尽管那个饼是祭司可以吃的,但是却有规定,它必须要在神面前摆放七天,换下来的才可以吃。不然的话,就是干犯圣物了。


  所以,神要求事奉他的人使用洗濯盆,除去神不要的,接受神所要的,好使人在神面前可以保存,他的事奉也蒙悦纳。在新约里,我们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但却有真理的约束和管理。也就是说,我们在神面前所有的服事,都必须在真理里面作。


  就拿灵恩派来作例子,他们很喜欢鼓吹神医;我们并不是反对神医,我们承认神的确有医治的大能,但是神却不随便用神迹来医治,这是事实。如果神迹是常常出现的,就不称为神迹了。


  从圣经里我们看到,神是按着实际的需要和真理的教导,在神的子民中间显明他的大能。但我们却常常看到灵恩派的人,不管是什么聚会,都喜欢强调医病,讲员也很喜欢冒用主的名对台下的会众宣告“今天神要医治你!”这个就叫做没有洗濯盆的事奉。


  弟兄姊妹,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事奉一定要在真理里。为什么祭司在进入会幕事奉之前先要洗手洗脚?因为手和脚都是人的动作最明显的地方,脚一动就会走自己的路,手一动就会作自己的事。所以祭司要进到会幕里去,必须先到洗濯盆那里去洗一洗。


  这洗一洗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和圣经真理对照一下,不要越过圣经的真理来作神所不要作的事,也不要忽略真理而丢下神所要作的事。为什么我们反对灵恩派,因为现今灵恩派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一个地步:使徒没经历的,他们经历了;使徒不敢讲的,他们都敢讲;使徒不敢做的,他们都敢做;已经非常严重地脱离圣经了。


  今天我们服事神的人,不能只知道“为神做工”,因为“工作”不一定是事奉神。如果我们注意观察,就会发现许多所谓的“工作”其实并没有做在神的心意里:大量心理学的东西打着基督教的幌子钻进来,还有许多民间巫术的东西也混进教会里来;这些东西在教会内掀起了一种趋势——用这些东西代替了神的心意。


  事奉神的人应当警醒,必须常常到洗灌盆那里洗手,免得这双手做了神所不要我们做的事;事奉神的人也要常常在洗濯盆那里洗脚,只走神的路,不是神的路坚决不走。我也明白在今天很多教会都在提倡“以人为本”的环境中,要专一跟从神,走神的路很不容易;唯有求主怜悯,使我们真懂得洗濯盆的内容和要求,我们才不受环境的诱惑和影响,偏离了神的道。


  弟兄姊妹,如果你仔细读圣经,你会发现在会幕事奉的条例中,神都很严肃地加上了“作为永远的定例”或是“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的字样。关于洗濯盆的启示也不例外,第二十一节那里神再次强调:“这要作亚伦和他后裔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神这样提醒他的子民是有深意的,就是强调这些规定永不变更——眼见的环境可以改变,神的心意却不会改变。


  如今会幕早就没有了,圣殿也早已不存在了,但这些环境的变迁一点也没有影响神规定的原则。既是如此,我们服事神的人就必须不断地照着洗濯盆的启示来预备自己,每天坚持读神的话语,让神的话语洗掉我们生命中神所不要的,接受神要赐与的,活在神的心意中。然后我们才能进入事奉而不致死亡,这个条例是世世代代永不改变的。


  这段时间我们读了有关会幕的经文,不得不承认神的安排是非常非常的细微。我们想得到的,神在那里规定好了,我们想不到的,神也在那里作了安排。就是为了一个目的,叫一切到神面前来的人被神悦纳,更加蒙恩。


  求主使我们从洗濯盆里看见神所要的事奉,也明白神所承认的事奉;不要自欺,出于个人热心的东西,永远都不能改变我们两手空空去见主的事实。愿主怜悯我们!

  四、膏油

  30:22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30:23  "你要取上品的香料,就是流质的没药五百舍客勒,香肉桂一半,就是二百五十舍客勒,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  

  30:24  桂皮五百舍客勒,都按着圣所的平,又取橄榄油一欣,  

  30:25  按作香之法,调和作成圣膏油。  

  30:26  要用这膏油抹会幕和法柜,  

  30:27  桌子与桌子的一切器具,灯台和灯台的器具,并香坛、  

  30:28  燔祭坛和坛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  

  30:29  要使这些物成为圣,好成为至圣,凡挨着的都成为圣。  

  30:30  要膏亚伦和他的儿子,使他们成为圣,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分。  

  30:31  你要对以色列人说:'这油,我要世世代代以为圣膏油,  

  30:32  不可倒在别人的身上,也不可按这调和之法做与此相似的。这膏油是圣的,你们也要以为圣。  

  30:33  凡调和与此相似的,或将这膏膏在别人身上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  

  这里又讲到膏油。这油的配方所使用的都是"上品的香料",就是"流质的没药、香肉桂、菖蒲、桂皮",加上"橄榄油"。制作的方法是"按作香之法"去调和(23-25节)。这些香料又罕有又昂贵,并且十分芳香。它们大多是商旅自远方运来,有些甚至是印度的出产。阿拉伯不但是香料产地,更是香料贸易的中心。香肉桂和不同品种的香脂是主要成分,因此膏油应该气味馥郁。

  膏油的用法之一,是膏抹会幕里面的一切设施物品,以及在会幕侍奉的祭司,目的是叫这一切"成圣"(26-30节)。但是,膏油和下文"香"的使用也有一些禁区的(37-38节):一是不可倒在别人的身上,一是不可按这调和之法做与此相似的。违者"要从民中剪除"(31-33节;比较12:15)。显然是不允许用在祭司或者神所拣选的君王、先知之外的人身上的,并且不允许在圣所之外私下制造。古人化妆(斯2:12)、欢宴(诗23:5)、医药(路10:34)都喜用膏油,所以圣经有必要禁止这膏油作一般或凡俗的用途。

  五、香

  30:34  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要取馨香的香料,就是拿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这馨香的香料和净乳香,各样要一般大的分量。  

  30:35  你要用这些加上盐,按作香之法,做成清净圣洁的香。  

  30:36  这香要取点捣得极细,放在会幕内法柜前,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你们要以这香为至圣。  

  30:37  你们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为自己做香;要以这香为圣,归耶和华。  

  30:38  凡做香和这香一样,为要闻香味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  

  本章最后讲到香。材料是"馨香的香料",就是"拿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还有"净乳香",并且加上"盐",也是按照作香的方法作成。作成之后,在使用的时候,还要"捣得极细",所放的位置在至圣所的法柜前。

  以色列人常常烧香,但这种圣香只能在会幕里面烧,所以神指示摩西作香的细则。他们用浅浅的香炉,点燃发出馨香气味的香,表示对神的尊崇。烧香好像献给神的祷告一样,在古时由祭司烧香;这是赎罪日赎罪大典的重要部分,大祭司手拿点着的香炉,进入至圣所,献到神面前。这种圣香和圣膏油一样,极其神圣,神严禁百姓仿做作为私用。

  烧香还可能有一个现实的作用是改善气味。要知道,在酷热的气候中不断宰牲献祭,会产生多种难闻的气味,比如血的腥味、粪味、烧皮子的气味、烧肉和脂肪的气味。在《创世纪》8:21那里看到神喜悦挪亚所献燔祭的馨香之气,我们说过并不是神喜悦这些难闻的味道,神喜悦的是挪亚对他的感恩之心,以及惯常的对他的敬畏顺服。

  34节提到的"拿弗他"、"施喜列"、"喜利比拿"是三种很罕见的香料,制作方法已经失传。"拿弗他"就是苏合香,一种从没药取出的精华。"施喜列"就是凤凰螺鳃盖。"喜利比拿"是白松香,从一种植物的根茎中取出来的软松香。"乳香"和这三种香料不同,是另外加上去的,也可以单独用来作香料。

圣膏油和圣香

      关于会幕的启示,到了洗濯盆已经差不多启示完毕了,还只剩下一点点,就是圣膏油和圣香。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在会幕的启示中最小、却是非常重要的这两样东西。


  我们先来看圣膏油。我们都晓得膏油在会幕里的用途是很大的,会幕里的每一件圣器,或是祭司,或是膏立职事,都需要有膏油的涂抹,这是很重要的事,没有膏油就没有神的祝福。


  膏油涂抹在会幕里的每一件事物上,那一样事物就成“圣”,可以成为神手中合用的器皿,神就能借着那些事物来显明神所要显明的真理。因此,神在各样的事物都启示过以后,才说到膏油。


  从启示的次序看来,膏油好象并不是那么重要,但事实并不是如此。神一直把各样事情都预备好了,才说到膏油;我们光是从次序来看,已经知道膏油是相当重要的。


  按着一般次序来看,重要的事情要么是放在最前面,要么是放在最末尾高潮部分,一定不会放在中间的。现在膏油和圣香是放在最末尾,这与放在最前头的约柜,可以说是异曲同工,都是显明一个很重要的地位。


  我们都知道膏油在圣经里一贯是预表着圣灵。没有膏油,就表示圣灵的工作不在那里,也就是说神不在那里作工。因为神一切的工作,都是借着圣灵来执行的。


  现在我们来看这圣膏油是怎样调制出来的。它的调制过程并不复杂,但是用料却有严格的规定。这些材料之所以有那么严格的规定,是因为它表明神的灵,也就是基督的灵。


  我们从罗马书上看到:“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8:9)基督的灵在人身上,那个人在神面前就有儿子的名份,否则就与神无分无干。单单从这一点我们就看见膏油的重要性了。因此,制作膏油的规定是很严格的。


  我们首先来看看膏油是用什么原料来制作的。圣经在这里说:“你要取上品的香料,就是流质的没药五百舍客勒,香肉桂一半,就是二百五十舍客勒,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桂皮五百舍客勒,都按着圣所的平,又取橄榄油一欣。”(23-24节)这些材料到底表明什么意思呢?


  经历死亡的没药——圣经提到的第一样原料是流质的没药。没药是没药树的树脂制成,这种树产于阿拉伯地区,其树矮小繁茂,树枝粗壮,硬直多剌,树的外皮有浓烈的香味,树杆树枝会自然地渗出树脂,其味道苦涩且剌激,被医药界重视,用作止血的药物。古代的没药多以流质液体保存,但近代则多以粉质保存。


  没药在圣经中常常与受苦和死亡有关联,古代人常用没药膏抹尸体,我们主耶稣的身体从十字架上被拿下来以后,尼哥底母跟约瑟就拿了很多的没药和沉香,来膏耶稣的身体,目的就是要保存他的身体,等候复活。所以在圣经里,没药所表明的一面是受苦与死亡,一面是复活的指望。


  隐藏荣美的肉桂——第二样原料是香肉桂二百五十舍客勒。肉桂是什么呢?就是肉桂树的内皮,树皮最内的一层有很厚的油脂,香味很浓。肉桂原产于斯里兰卡和印度南部一带,树皮光滑呈灰色,开白花,叶子常青,树皮散发香气,研碎可作香料,是人类最早发现并应用的香料之一。在中国人看来,肉桂是一种很补的药材;美国人也很最喜欢用这种香料,他们吃的糕点都带点肉桂味。


  到底神要藉着肉桂向我们表明什么事情?肉桂本身是很名贵的香料,但要有很高树龄的树皮,才有相当的厚度,如果树皮太薄,那么它的油脂不会太多。野生的肉桂树高十米以上,但那些有很高树龄的树,一般都是在深山里人迹罕至的地方生长,也只有这种环境,才会有上等的肉桂。


  因此我们就看见一件事,对肉桂本身来说,它是很名贵的,但它的出产地却是很隐藏的,是一般人不容易发觉的地方,采肉桂的人,必须要到深山野岭去寻找。这就表明了主自己在地上作人时的经历。按着主自己来说,他是很尊贵的,但因着神的旨意,他到地上来,来到人中间,隐藏了他的荣耀和尊贵。


  甘处卑微的菖蒲——第三样是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什么叫做菖蒲呢?它是一种香草,大量生长在欧州和亚州河岸的地方,捣碎时会发出芬芳的气味,所罗门园里也有种植有这种植物。菖蒲在中国也很多,特别是在过端午节的时候,在北方(例如湖北),人们就用菖蒲作糕点来祭祀屈原。


  菖蒲很香,但却因产量大,而且是在河边野生的,所以价值并不高。肉桂和菖蒲合起来,一个表明隐藏,一个表明卑微。尊贵隐藏了,就成为卑微,人看不见他的尊贵,便觉得他卑微了。但是感谢神,隐藏也好,卑微也好,它们却都散发出很美的香气,神就选中这两样来作圣膏的原料。


  外表平凡的桂皮——最后一样是桂皮五百舍客勒。桂皮就是桂树的皮,原产于牙买加群岛一带,和肉桂一样同属樟树科,树高约三米,树皮比肉桂厚且粗糙,颜色也深,味道较剌激。桂皮虽然桂皮和肉桂香味相似,但桂皮比肉桂在甘甜中夹带着苦涩。


  不知道弟兄姊妹有没有见过桂皮?若光是看桂皮的话,你会觉得这东西根本看不上眼,干巴巴的一块树皮,像是长了霉似的,样子很难看。虽然桂皮没有漂亮的外表,但它还是很香的,所以被作为香料使用。


  我们的主从外表来看就像桂皮一样并不引人注目,以赛亚书五十三章那里说“他无佳形美容”,人也看不起他,正如我们看帐幕最外的一层海狗皮是同一个原则。但神就是选用这些在人的眼中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材料来调香膏,要借着这些事物来表明他儿子耶稣基督在世上的经历。


  破碎自己的橄榄——原料预备齐了,就用橄榄油来调和。橄榄油是橄榄经过压榨而流出来的油,成熟的橄榄果子有百份之三十一的成份是油。在古代,橄榄油象征统治权,所以常被用在加冕的典礼上,也用作奉献供物,还可以作保护头发皮肤用品等。


  我们要记得,橄榄油是把橄榄的佳形美容完全破坏掉,才流出橄榄油来,叫人得滋润。所以我们看见橄榄油的时候,不禁会想起那首诗歌:“你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成油。”膏油的涂抹主要就是靠这橄榄油,没有橄榄油,那些香料就只有香味而已,却不能调成膏,也无法涂抹在人的身上。


  我们感谢神,基督就是这样完全把自己破碎了。以赛亚书五十三章说:“他被欺压”,又说:“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其实不只是压伤,甚至是压碎;是我们的主把自己整个地压碎,才使我们饱尝那灵里面的滋润。

      当膏油作成了以后,它就有使人、使物成圣的能力。当然,这不是膏油本身的能力,而是这膏油所表明的圣灵有这能力。圣灵能使人、使物成圣,正因为如此,神接下来强调:“不可倒在别人的身上,也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作与此相似的。这膏油是圣的,你们也要以为圣。凡调和与此相似的,或将这膏膏在别人身上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32-33节)


  弟兄姊妹,这是很严肃的事情。首先我们看见,这圣膏油不能膏在别人身上,只能膏在神所选立的人身上。在旧约里,只有三种人是神所膏立的,就是祭司、先知和君王。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碰这圣膏。物件也是一样,只有神所指定的那些作为事奉的物件,才可以用膏油来涂抹。


  从这里我们就看见了一件事:膏油的涂抹是神给人的一个印证,印证神拣选了这一个人。因此,一个在神面前被神选中的人,他必须被膏油涂抹。但受膏的人不是仅仅接受膏油,同时也接受一个托付,就是“成圣”,可以被神使用,服事神。


  今天我们这些人信了主成为基督徒之后,圣灵便住在我们里面,我们都接受了圣灵的膏抹,请问我们“成圣”了没有,我们被神使用了没有?我们参与教会的事奉了没有?有没有叫教会因着我们的服事得着益处?这是将来见主面的时候,你要向神交账的。


  在圣经里神特别强调,膏油的涂抹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不能涂在别人身上,也不能仿效为自己使用。仿造的膏油在属灵上是指着邪灵说的,它冒充圣灵,给人一个错觉,以为那是神的工作,但其实是假冒的。所以,神在这里说得非常的严肃:“凡调和与此相似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33节)今天任何靠着邪灵假冒圣灵工作的人,其结局也将如此!

      在启示了圣膏油之后,接下来神便提到作香。香的作法和膏油是一样的,但用的原料却不相同,要表明另外一些事情。这里所提到的原料是:“那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34节),这三样都是原文的音译,和合本的译者不知道这是什么,就只好音译原文。现代中文译本则翻译为“苏合香、香螺、白松香”,这三种香料各都表达基督的死


  拿他弗就是苏合香树的树脂,气味极馨香。它的特性是香而带着甜味的,它不仅是香,而且有甜的味道,燃烧之后可以闻到甜味的,又香又甜,象征基督甜美的死。我们能到神那里去,是基于基督的死;没有基督的死,我们就不可能到神那里去,神的恩典也不可能临到我们。


  施喜列就是香螺壳,这种螺是生长在红海沼泽之地的一种软体动物,称为凤凰螺,其贝壳磨碎之后适合药用,也用来作为香料。香螺它如果不焚烧的时候,什么气味都没有,一旦被火焚烧,就会发出很浓烈的香味。焚烧得越旺,香味就越浓,象征基督为罪人而死所成就的救赎。


  喜利比拿就是白松香,是一种白松香木的树脂,这种树形状如伞形,产于波斯。其树液形成滴珠,小而圆,呈棕黄色,味道极苦,气味非常强烈难闻,这种难闻的气味却有三个奇特的功用。


  首先,虽然它本身很难闻,却有加强其它的馨香之气的神奇功用。这个香料加到其它的香料里面,其它香料的馨香之气就增强了。


  喜利比拿的第二个功用是使香的馨香之气存留、耐久。换句话说,它能够使香的馨香之气保留得长久些。因此,喜利比拿不但加强了其它香料的馨香之气,也使香能保留它的馨香之气。


  喜利比拿的第三个功用是作为驱虫剂。它难闻的气味能驱除害虫与毒虫,包括蛇在内,在这里喜利比拿象征基督的死有驱除的能力来赶逐撒但。每当我们想到用来作香的这三种香料时,就再一次帮助我们确信圣经真是神所默示、神所启示的,人的智慧无法写出这样的记载。


  这三种香料再加上净乳香,就是纯乳香,是另一种纯白的树胶脂。乳香这名字的来源与胶液呈乳白色有关,是一种极香的原料。旧约圣经最少用了二十一次,其中十七次与献素祭有关。


  乳香在这里象征基督的复活,在我们的信仰里,我们需要对基督之死的经历,我们也需要他复活的经历。因此三十四节这里说:“各样要一般大的分量”,意思就是说,制作圣香的四种基本原料的比例是相等的、平衡的。


  今天许多基督徒在属灵经历上并不平衡。比如说有些信徒过于着重十字架的经历,却少有复活的经历;他们脸上似乎从来没有喜乐的表情。在这些基督徒的聚会中有许多的忧伤,就算有点赞美,也是非常稀少。


  而有些基督徒却又在另一个极端,似乎总是兴奋高昂;他们常常兴奋地说:“哈利路亚!赞美耶稣!”事实上,这不是基督复活的经历,而是天然情感的表现,一些灵恩派的人就是属于这一类,他们少有为罪忧伤、为罪哭泣。


  我用这些例子来指出,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必须平衡,在我们的信仰中,我们对于主的死与复活,需要有相等的分量。


  最后再加一些盐,盐含有立约的意义,作为忠信的象征,在圣经里盐常用在素祭上(利2:13)。我们要成为像基督那样献给神的馨香之气,不但要经历基督的死与复活,还必须加上盐,意思是加上对神的忠信,再完全焚烧,如此我们才有馨香之气献给神。


  香经过焚烧,就成灰了,但它对神却是馨香的。当香味发出来的时候,它自己就不存在了;那香味一散发,香本身就不见了,这是香的特性。正如主为我们舍了自己一样,主强调跟随他的人也要舍己,你不舍己,就无法成为别人的祝福。我们这些跟随主的人,若是也能像主那样没有了自己,让自己焚烧掉,就能散发出生命的香气。


  在经文的最后,神特别强调不允许人随便照着这个方式来作香:“凡作香和这香一样,为要闻香味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38节)因为这一个香表明了基督的生命,经历破碎而发出的馨香。任何人要闻这香的,不能让他存活。


  由此我们在这里可以看见一件很严肃的事香完全不是给人闻香味的,而是为着让神得着享受和满足。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中国人信耶稣之后,不可以再给死人烧香,因为香只能烧给神。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都没有资格享受这香,因为这是单单的为着神的。


  那么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这个警告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前面已经说过,烧香就是祷告;我们的祷告并不是念给人听的,而是单单的向着神。许多时候,我们所发出的祷告是为着给人听的,想要得人的称赞,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香只该献给神,它应当升到神那里去,应当给神来享受。


  在今天的经文中我们看到,膏油是为着神,香是为着神,一切都是为着神。我们感谢主,借着膏油和香的制作,神把他子民的心思,带领到一个非常严肃又绝对的地步,让他们真的有一颗很敬畏的心,使他们活在神的面光中。


  神的启示到这里,会幕的一切就都启示完毕了。剩下来的,就是怎样按着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去执行,这才是重要的事。所以,到了三十一章的时候,我们就看见神指定了一些人来作会幕的工作。今天的分享就先停在这里,明天我们继续。愿神祝福大家!

      六、反省反思

  1、本章讲了会幕的那些设施?

  2、赎罪银是什么?为什么要收集?说明什么?


      3、香坛与约柜、桌子、灯台之间的摆放位置如何?

     4、为何大祭司一年一次要在坛角行赎罪之礼,这么做有何意义?

      5、从诗篇141篇2节及启示录5章8节看来,烧香乃象征祷告;耶和华命令亚伦早晚烧香,终年不息,你每天是否因为工作忙碌或时间不足而停止这种献祭生活呢?

     6、你是否谨记生命是神所赐的,并且有相称的表现?

     7、在收取生命赎价的时候,为什么神不向富有的多取金钱,向贫穷的减收或免收,而要每人付出同样的金额?

     8、祭司在供职之前须在洗濯盆里洗手洗脚,否则招致死亡。你在事奉神的时候有否自洁?

     9、圣膏油是用哪几样原料制作而成,每一样材料表达了什么属灵意义?

    10、被膏油所膏的人或物就“成为圣”是什么意思?是膏油本身有使事物成圣的能力么?

    11、香有什么特点?今天我们基督徒如何才能散发出生命的香气,使人得益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