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1969-1979·难忘的十年·10小春

楼主:重庆故人旧事 时间:2020-08-01 16:47:10

10.小春

深雪


1970年三月……知青过完春节陆续返乡。



山上到处的青杠林悄悄地透出了一片绿色。开春了,老队长跑来保管室,用他手里的长烟杆敲打着谷仓对我们说,“好汉难度小春关!粮食看紧哈!”。我和冯大一头雾水,不懂队长的告诫。


后来才听人说,小春青黄不接是农民生计的一道坎。大春分配在头年10月,农村的大事:生兆、满月、婚嫁、修房子、年关、都在那几个月。如果不计划或者遇上天灾“饿死鬼”就到处窜。要是饿慌了坡上的“黄金叶”也拿来充饥。


小赵回来了。赶场的农民传来了他的消息。


他从通江看守所出来。虽然四个月看守所生活对他不公道,但就因他去了趟看守所,同学们才对他“肃然起敬”,有人还叫他“水浒李逵”。知青头儿小放在得知小赵出来的消息,连夜领着近二十名知青,步行二天一夜200里路,去通江县城看守所为小赵接风。


 


那天傍晚保管室的晒坝上,充满了文革一样的火药味。


男知青都穿军装海横衫带军帽背军挎包……。晒坝中央用课桌搭成一条龙,知青们一边敲打桌子一边唱歌:“打青山、捉嘴子、活刮羊皮子……。”他们把挎包放在课桌上抖个底朝天……。“酒、肉、活鸡鸭?新鲜菜?”应有尽有。


我知道那些活禽动物,一定是附近农户的“鸡圈子”被血洗?场上那家肉铺子案板上的肉失窃……?供销社的酒走了路?就算那些不值钱的豌豆胡豆葱子蒜苗,也不知道是踏平了好多农民的自留地……。


晒坝中央燃起了一堆柴火,火焰一直烧到夜空发红。知青们经过一翻清点偷鸡摸狗打劫来的“战利品”后,亢奋情绪高涨直到疯狂。


他们颠倒歌词的吹拉弹唱起来。我和冯大也记不得队长对我们说的话,从屋内抬出来一桶米以表诚心为小赵接风,那是我们一个月的口粮。


午夜了。保管室屋内土灶上一口直径足两尺的大铁锅,热气腾腾地冒着蒸汽让屋内湿漉漉地暖和。我和冯大围着灶孔烧火锅里炖的排骨鸡汤咕嘟!咕嘟!散发出香味……。


小赵和小放下了教室的一块门板,抬来搭在保管室的屋檐下,我们把从家里带来的洋瓷碗、洋瓷盅、漱口盅、洗脸盆、还有洗脚盆都当了菜盆。二盏大马灯把屋檐下的桌子照得通亮,……小赵左手里提着一个破洋瓷盆,右手用一根柴火棒击打,当当当,开席了!在屋里睡觉的知青,翻身顶着铺盖连茅房都不敢去上抢着围坐在桌子上。二十个知青鸦雀无声大家屏住气等待上汤……。


来了!只见冯大抄起一个“瓜瓢”,(舀水的木瓢)向大铁锅拽下去,一瓢热气腾腾的鸡汤起锅上桌。不等冯大转身桌上已被抢了个精光。没有人发现鸡毛没拔光,鸡肚腹里的东西还漂浮在汤上?更不知道这些肉鸡压根就没洗,连炖汤的水也是冬水田的水。冯大连续上了几瓢汤后,席上才有人发话说,好吃!个老子舒服!个老子喝起……。


下次再去后山的农民院子弄“嘴子”(鸡)


第二天早上,老队长路过保管室,他见屋檐下的门板上丢得满是鸡骨头,没有洗的碗筷也如堆山……。他一边摇头一边透过门缝看到床上、地上睡,木桶里都睡了人,连谷仓里还睡了一对男女。老队长想着事情不妙,下午召集了生产队几家重要人物讨论,我和冯大的小春究竟分还是不分?还决定叫民兵把那些知青撵下山去。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