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青春关注】20年,上海援藏干部的青春记忆

楼主:青春上海 时间:2018-06-23 22:07:05

告别亲人,告别繁华的大都市,来到条件恶劣、远离家乡的西藏日喀则,在前后20年的时间里,让日喀则的许多乡村通了公路,有了水电,建了学校…

今年是上海对口支援西藏20周年。20年里,上海共选派七批376名援藏干部到日喀则地区工作,为那里留下1216个援建项目。前往西藏时,这些援藏干部的平均年龄只有30多岁,如今,年龄最大的一批人已经步入老年。援藏干部们将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留在雪域高原,用自己的真诚与藏族同胞结下深厚的友情,把日喀则和上海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3年的韶华,是人生一段金不换的岁月;3年的磨练,是人生享用不尽的财富;3年的西藏情结是忘不了、剪不断的情缘;3年的援藏经历是我们与日喀则休戚与共的动因。” 在上海援疆干部的心中,永远难忘的是每人3年的援藏时光,而在这一段段难忘的岁月里,也留下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一桶雪水三分之一是泥

节假日里,第一批援藏干部们自己动手,改善伙食,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每个人都充满了激情。

西藏的生活条件艰苦,在最初援藏的时候,水、电、粮、菜等人类基本的生存条件在西藏都成了问题。有些地方人畜饮水只能靠山顶上淌下来的雪水,一桶水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泥。拉孜县每天按人头配一桶水。由于水少,只好反复利用:早上洗脸,晚上洗脚,第二天沉淀干净以后洗衣服。定日县有时夜间室内气温低达零下20摄氏度,连墙面也会结冰。援藏干部晚上睡觉只好把头蒙在被子里面,把牙膏也放在被子里面。否则,呼出来的气会在被子上凝霜,牙膏会冻得挤不出来。

从雪地走出来的县长

第四批援藏干部的工作车队行驶在风雪中的青藏高原。

1995年11月,亚东、定日全县及江孜县的部分乡镇遭受近百年未遇的特大雪灾,厚一米多的积雪让全县交通断绝、通信瘫痪、供电中断。主持全县抗雪救灾工作的第一批上海援藏干部、亚东县县长张兆田和县委副书记钟杰带领一支工作队,每人身背几十斤重的干粮饮料和防身武器,在积雪中徒步4天,穿越了几十处雪崩危险区域,行走72公里,赶到全县灾情最严重的康布乡察看灾情,送医送药,指挥抗灾。援藏干部在雪地里到后来饿着肚子实在走不动,有很长一段路都是爬过去的。当地干部群众感动地说:“张县长是康布乡历史上第一个用双腿从雪地里走过来的县长。”当看到死难者家属悲痛的心情和贫困家境时,张兆田流着泪把身上仅有的600元钱捐给了死者家属。

会议途中不幸牺牲

第二批援藏干部邵海云(左三)等人检查工程。1998年,邵海云遇车祸殉职。

第二批上海援藏干部邵海云在条件更为艰苦的定日县,为了工作他到日喀则以后一直没有回沪休假。1998年11月4日,邵海云随县委书记沈亚弟由定日县往日喀则地委参加会议途中,因汽车突发机械故障,在公路上侧翻,邵海云不幸牺牲,沈亚弟重伤。西藏自治区党委追认邵海云同志为西藏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对口援藏干部的楷模、民族团结的模范。至今,在海拔4000多米的定日,依然保留着邵海云的衣冠冢。此后,每一批上海援藏干部都要去邵海云的墓前祭奠,告诉他:“兄弟,我们来接替你了。”

为了工作愧对家庭

2007年7月,拉孜发生水灾,第五批援藏干部、拉孜县委书记陈宾带领援藏干部到锡钦乡给灾民发放慰问品和慰问金时,一位藏族妇女感动得流泪。

2007年,拉孜遭遇一场特大洪灾,眼见汹涌的洪水将危及县城通向公路的大桥,第五批援藏干部、拉孜县委书记陈宾率全体干部和武警官兵,用编织袋就地取沙石筑起一道堤坝,奋战了一个通宵。在召开紧急救灾会议时,陈宾突然接到上海嘉定区委组织部打来电话,说他老母亲被车撞了,正昏迷在医院。陈宾继续不露声色地布置完各项任务,会后才给家人打电话,家人安慰他母亲已脱离了生命危险。同事们都劝他回去看看,但被陈宾一口回绝了,“这里有多少个家庭正等待我们帮助重建,我这个第一责任人能走吗?!”到了过年回家时,陈宾才知道母亲伤得不轻,家人怕他分心对他隐瞒了母亲的病情。

一批又一批援藏干部,留下了一个个项目,也留下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20年时光流逝,那些曾经在高原绽放的笑颜回到上海后,有的已经两鬓斑白,有的已经因病英年早逝。但这些青春的面容,将永远被历史铭记。

选自《东方早报》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