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19岁:走着去西藏,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上篇)

楼主:沙冬青 时间:2021-01-13 13:09:54

出发前的我



到拉萨的我



hi.大家好,我是保平。本人最多的鸡血是冒险,最深的恐惧是无聊,最强的优势是独立,最大的软肋是胆小(额,是的)。本公众号承诺:发扬段子手精神、杜绝心灵鸡汤


95号到117号的64天里,我一个人以徒步搭车的方式完成了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的二千五百多公里路程。从成都徒步八百多公里到西藏界的金沙江大桥,接着搭便车一千六百公里经昌都、那曲到拉萨。中间经过两座五千米以上的雪山,十八座四千米以上的垭口,体重掉了十二斤,在户外扎营借宿二十多晚,睡过的包括,鹅卵石河滩、高原垭口、高原草甸、牦牛棚、车库、乡卫生院、警察站、神秘的兵站。路上感冒一次、严重呕吐一次、轻高反一次,但这些都没有阻挡我的脚步。


我为什么要徒步去西藏


到拉萨的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因为在路上,经常会有人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徒步去西藏?我回答最多的是锻炼意志,可时间长了,就觉得,这趟旅程我其实是在追寻自我、追问生活。




我是一个95后,去年高中毕业后,我决定暂时不去上大学,从广东去北京过一个不一样的间隔年,再来上学。我很清楚的记得,从去年国庆节刚到北京的那两个月里,最初我不知道找什么样的工作,就做了很多兼职小时工,从传菜生到电话客服,再到快递分拣员等等,我都做过,并以此来维持生活。但这些工作让我身心疲惫,怨气积聚,也使我对北京的好感不再,想离开此地。


后来,我在一所大学找到了一份物业工作,在那里我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事,看书和电影、参加读书会和公益活动,甚至是骑山地车以及研究户外装备,都让我享受其中。可我始终还是强烈地感觉自己是一个局外人,这让我开始考虑离开。可是,离开后去哪呢!我想了解这个世界,想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些什么,我想把自己的沮丧、抱怨的性格改一改。


突然,我发现,思索人生的最好方式莫过于徒步了。我最想去的是西藏,进藏路线中的川藏线是最适合徒步的,路上补给点多,它也是最火的自驾骑行的进藏路线,以风景优美路途艰险著称,沿着川藏公路进西藏,须翻高山、跨急流,路途艰辛且多危险,但一路景色壮丽,有雪山、原始森林、草原、冰川和若干大江大河(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等)。




能够在一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的同时,一个人好好思考世界,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成都徒步到西藏界


我偏好独自远行,这种形式的活动虽说会限制一个人社交关系的建立。然而,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和父母的关系因为我的旅行而变得更好:我会定期与他们联系,并仰赖他们为我提供后勤支持。我也认为,我与沿途乡镇村民或其他人之间能有许多偶然而珍贵的互动,都是因为我并没有跟着一个小团体在旅行。



        

第一次长距离徒步的我是充满新奇与愉悦的,但是由于缺乏长距离徒步的经验,第一天我是中午十二点才开始出发,晚上九点多才到,还淋了半天的雨,差点感冒,脚底也痛得将近报废,得坐着才能洗澡。不过那晚上我睡得很香,一觉到天亮。



几天后到的紫石乡,吃饭遇到了一些骑友,他们问我是不是被晒伤了。



 在泸定桥,五个徒步者。他们最后都到拉萨了,我是最迟到的




左一,在安徽老家有一个自己的烧烤店,在店淡季的时候出来玩,他好像没什么做过攻略就出来了。不知道是什么受什么刺激,荷尔蒙高到来走川藏线。

左二,也是安徽的,他好像在南京工作,似乎是感情受挫出来的。

左三,他是陕西人民,为什么,因为他在自己背包罩后面写了几个大字“陕A求红牛”,过路看到的陕西人都会给他送红牛,逗逼少年可欢乐了

左四,是我。。。

左五,湖北人,是我们眼中的成功人士,有自己公司,生活无忧无虑的,但大哥觉得生活不应该止于此,就跑出来了



在日地村走到康定时,由于走得太快不小心踩中石头扭伤脚。


当一个人被病痛折磨的时候,他会深切地体会到平时的那些享受是虚幻和一文不值的。那时我的脚已经很难走路了,在康定的我做了很多思想斗争,对于还走不走这个事一直在我脑中徘徊不定。如果路还没走完就半途放弃,我以后一定会非常后悔,可脚受伤成这样,走的话肯定会更严重。怎么办?去贴膏药,慢慢的尝试走走,了解它的病因,额,对。那五天里我就做了这几件事之后,脚就好了。




登上的第一座四千米高山,折多山,遇上化雪,超级冷,但心情是很愉悦的,我还拍了个视频呢。



下山还没多久,雪没踪影了但雨却来了,我淋着雨走到晚上八点才找到地方停下来,是在一个景区的饭店。我在那吃了一个20块的冒菜(非常棒),吃完后师傅还给我提了一桶热水泡脚,感激。晚上是在一个装修着的空房子扎营睡觉,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外面扎营,但我并没有感到心绪不宁,因为自己一路遇到很多帮助自己的人,这使我相信社会还是好人多。




天路十八弯,是从树林里走兽道上来的。那会有一条小溪挡住了去路,虽说不大但就没法过去,与我同行的另两个人,我们用扔石块和做木桥的方法做出了一条桥,成功过了,整个过程虽然持续得不长,但那种感觉真的很棒,我们就像一个团队,去完成了一个任务。




在4718米的卡子拉山垭口借宿牧民家草地扎营。这是我在路上唯一一次借宿的藏族人家,大叔和大姐人很好,他们与我分享了牦牛酸奶(不加糖的酸奶能把人酸出眼泪)和酥油茶(其实这个很好喝的),虽然我们语言不是很通,但是我们聊了很多,从食物到家庭到收入到信仰。他们给我感觉是善良简单的,我虽然接触他们的时间很短,但我能看出,他们就像看淡了一切,与世无争。正如~简单的植物易存活




骑行双人组。瞧,这是两个人一起骑的自行车,他们花了数年时间研制,而且把它从香格里拉骑到了这。对于我来说,这是很难想象的,一是花了几年时间做一件事,而这件事并不会给自身带来多少的实际利益。二是,把双人自行车骑来这种高原地方,这得需要多大的默契与恒心

 

在理塘的漫步云端客栈,遇到了几个玩得来的骑友,我心血来潮地跟他们骑了三十多公里的路去扎嘎神山。很开心但却累死我了,膝盖也因此疼得第二天根本不能徒步了。在那之前,徒步的我以为这些骑行川藏线的骑友挺轻松的,对他们喊的累和苦不理解,认为我们徒步的才叫累。经过这一次骑行后,我改变观点了,在川藏线上,不管是骑车、徒步亦或是徒搭的人,他们的精神都值得尊重。不管他们最后有没有完成目标到达拉萨,但在他们身上你依旧能感受到追求自由与梦想的心。




“加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词,但在路上却是我们徒步者听到的最多的话。生活有时候也这样,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辞藻,一句简单而真诚的鼓励就能给人以莫大的勇气坚持下去。



天葬台留下的刀和斧头


理塘呆的四天里,我还与旅店认识的徒搭朋友去看了天葬。理塘的天葬根本不设围栏,你可以走到跟前近距离看,甚至死者的血和肉沫都会溅到你的身上。为了能让秃鹫把死者身上所有的肉吃干净,天葬师首先会把死者千刀万剐,皮开肉绽。等到秃鹫把尸体吃到只剩下骨头之后,天葬师还会把骨头敲碎和上青稞粉让秃鹫再吃一遍。直到肉和骨头全部被秃鹫啃食干净,天葬才能称之为结束。听起来似乎很恐怖,然而葬礼进行得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般恐怖,更多的是一种异域文化带来的震撼。当地的人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亲属也没有显得过度悲伤,整个过程庄严且肃穆,因为对他们来说,天葬是对一个人最崇高的仪式。




翻越最困难的山~海子山。这一天要走四十五公里,一整天风都很大,走得很困难,在走到海子山前,基本上是每走一二公里就要停一下,不过最后艰难地爬上去了后,看到了海子山4685米的牌子,我激动得大声喊了出来。那一刻我仿佛把心中压抑的所有情绪全爆发了出来,眼里的泪水不停得流。


对于徒步川藏线,说容易也行,说困难也行。它是进藏路线中补给最多、线路最成熟的,但它也是诱惑最多的线路,因为在这你可以很容易的拦到车坐。但做一名徒步者,你每天就必须行进一定的公里数,你有时甚至会一天不说话,你没时间与别人交流,因为要到目的地。有时也会因为海拔太高而不断喘气,但还是要一步一步的走,因为要到目的地。所以徒步时最让人激动就是自己走到这座山的最高处,因为那对于你来说,又是一次战胜自我和挑战自我的极限。




当时已经六点多,夜色渐暗,没有时间感慨了,我稍作停留后就继续往下走,这时我看到了美丽的湖泊~姐妹湖。拍完照后,我就加快了脚步到了一个山脚的混凝土工厂借宿。在里面我很幸运的认识一个有故事的大哥,他跟我说了很多事,他是个修路工人,工作很辛苦,但他说这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跑上更安逸的路”,我听到这话第一感觉是非常的感动,因为很难得。一个人孤身在这么艰辛的工作环境,还能做到不抱怨,而是积极看待,这需要多么优秀的心理品质。他还对我说过一句话,我一直在牢记着,他是这样描述我那天的徒步,“你千辛万苦的走上海子山,你流泪了,但你接下来看到的却是美丽的姐妹湖”。




到西藏界




徒步到此时,我结束了徒步公路。

可能,这段经历我最后得到的什么都没有。但以后,当我生活中遇到挫折时,我会想在康定时怎么做的,怎么坚持过来;当我浮躁不安时,我会想在卡子拉山上的藏民,他们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当我要去难以跨越的鸿沟时,我会想到海子山上我,想到那句话“你千辛万苦的走上海子山,你流泪了,但你接下来看到的却是美丽的姐妹湖”。



--END--


下期预告:

·疯狂藏族人

·酗酒的骑行者

·很“野”的温泉

·我去“卖”鞋子、鞋垫……             

拉萨不在西藏,西藏在路上。

路上的故事讲不完,接下来我的旅程会更有趣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