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我是10号

楼主:西潘廊前下 时间:2021-11-18 08:11:51

我是10号技师,我是来为你服务的。

躺在睡椅上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他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又低下头去。他手上拿着手机。


她继续介绍着自己,我来自湖北,太湖的湖,不是黄河的河。

看到客人不想聊天,10号坐下,开始了手上的活。


她先给他做脚部按摩。这是热水泡脚前的预备动作。

 

这是在一家新开的会所,小镇上最好的。


10来万人口的小镇,因为富裕吸引了差不多相同数量的外来淘金者。


前来洗脚的是小镇上的一位退休教师。


那天,老教师走进会所后,先到温水池里泡了一会,从水池出来后,又让搓背工给搓了个背。完成了洗澡的过程后,老教师穿上会所提供的浴衣,就来到了做足浴的小包间。


老教师教了一辈子的书,带过不少女学生。现在,让一个比自己小一辈的女生为自己做脚部的安抚,有点不自在。但很快地,这种不自在就被淹没在了从脚底开始,沿着脊背传递上来的又麻又酥的感觉里。


静静地躺了一会,老教师已经不太拘谨了。他放下手机,拿掉老花镜,开始打量自己脚前的技师。10号正好也在打量着自己的客人。

平静地对视,没有躲闪。


你读过书吗?

是老教师先开口。


10号告诉老教师,她就读了个小学。

老教师问她,为什么不读了。

打工了啊。


10号说,她15岁就出来打工了。

看上去,现在的她有30岁的样子了。这么多年,这个女孩子是怎么过来的?

 

“我是10号。”

过了一个星期,当10号再次看到是老教师时,笑了。


老教师点名要10号为自己服务。

这一个星期里,老教师就是忘不了这个10号。可能是当过老师的原因,他想找机会问问10号,为什么读到小学就不读了。

一个女孩子若能好好读书,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给人洗脚了。老教师这样想的。


10号告诉老教师,不再读书是因为家里交不起学费了。

10号说,我有个姐姐,家里有两个人上学,却只交得起一个人的学费。姐姐的学费一般是在开学的时候就交了。而她的学费,总要拖上一段时间。有一年,上学快半个学期了,她的学费还没交。老师就在课堂上点她的名,让她回家跟爸妈要钱交学费。


姐姐有钱交学费,我却没钱交学费。10号说,我知道,这不是爸妈偏心,是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


10号把老教师的脚放入木桶,用手把桶里的热水,往老教师的脚背上一点点地泼。看到客人有兴趣听,便继续说了下去。


有一年过年,姐姐有新衣服穿,而我没有。爸妈告诉我,姐姐的新衣服是爸爸在路上捡到的。正好适合姐姐穿,所以给姐姐穿了。


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宝贝,如果有钱,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过年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


老教师听了,有点心疼。很想抱抱10号,但他没有。他不想被自己的同情心击倒。


被老师点名会让人看不起。10号笑着说,所以,我就不想上学了,不上学了,省掉一笔学费,还能打工给家里挣钱。


10号告诉老教师,她从15岁开始打工,到如今已经打了15年的工。15年里,她在工厂做过,在饭店做过。她端过菜,跑过堂,还做过迎宾。做足浴技师是挣钱最多的。但给人洗脚总觉得有点丢脸,所以她都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眼下的工作。


老教师并不习惯到会所这种场合消费。第一次走进会所,是因为这个会所是他的一个学生开的,是学生非要请自己的教师体验体验不可。第二次走进会所,是因为对10号好奇。

他觉得,自己是不应该经常到这种场所去的。


然而,过了一个月,老教师忍不住还是去了会所,又一次点了10号的钟。

当10号技师进来时,老教师发现不是原来的女孩。


新来的10号告诉老教师,原来的10号不做了。不知道去了哪。

她会去哪里呢?

做脚时,老教师问新来的10号。

你读了几年书?


 最后的房子(陈家兜)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