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连载】我家妈妈三十岁?11

楼主:轻文轻小说 时间:2021-11-18 15:27:35

第一卷 我家妈妈三十岁

第二十一章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一)

回到屋里,妈妈还在喝酒,瓶子里剩下的酒液已经见底了。

“喝了这么多啊?你没事吧。”

“没事,我还没醉呢。”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妈妈的双眼明显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迷离的双眼看着我进来的方向。

“你要注意身体啊。” 我帮她倒了杯水,换掉了她手里的酒杯。

“我家儿子也长大了啊……”她趴在桌上轻轻摇晃着手里的水杯。

“有成就感吗?”我一边收拾着酒具一边问她。

“感觉还是危机感比较多一些。”

“为什么会有危机感啊。”我笑着问她。

“你看,喜欢你的小姑娘都好几个了,妈妈我年老色衰,肯定很快就被你抛弃了。”

“哪来的好几个啊。”我刷完了杯子,坐在她身边:“再说了,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真的?”

“当然是在妈妈这个范畴上。”

“呜……”妈妈似乎很不高兴。

“一天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行不行?”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

“好嘛……”

“快好好休息吧,明天你不是还要上班?”

“小墨,我这个……”

“嗯?”

“腰好像坐麻了。”妈妈趴在桌上挤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好像站不起来了。”

“你行不行了,哎,快到这边来吧。”我拍了拍沙发,妈妈很勉强地移动身体,趴在了沙发上。

“我帮你稍微揉一揉吧。”

我的手在妈妈的腰上轻轻捏着,帮妈妈放松肌肉。

虽然三十岁了,她的腰还是细的盈盈一握,一点赘肉都没有,腰线十分完美。

从我这个背后的角度看过去,有种令人浑身燥热的美感。

这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手上仔细地用力。

“咦,真的不麻了。”揉了一会,妈妈一骨碌爬起来,摸着后背:“小墨你好厉害呀,什么时候掌握了这么厉害的技能。”

那是因为我每天要给自己按摩好几十次啊,我在心里无奈地吐槽着。

一坐一天的工作可不是那么好做的,我曾经让小宇尝试着帮我揉过肩膀,用他的说法就是:“硬的像石头一样根本捏不动”。

“小墨你这么厉害,帮妈妈也按摩一下其他地方好不好呀?”妈妈很期待地凑到我面前。

对嘛,这才是报答养育之恩的正确方式!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脑海中浮现了各种各样给父母按摩的公益广告。

刘墨,银行社畜,26岁生日的这天,因为终于能得到一个以正常方式报答母亲养育之恩的机会而感动万分。

“发什么呆呢?”妈妈在我眼前挥了挥手,把我从感动中拉了回来:“先帮我揉一下肩膀吧,我真的觉得教室应该配一些休息设施。”

“讲台上不是有教师用的椅子吗?” 我一边用手帮她推开两肩粘连的肌肉一边说,因为去过她们学校的教室,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椅子坐久了还是会累呀,就应该配个床,反正躺着讲课和坐着讲课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距。”

这个人已经懒得没救了。

“来,接下来稍微侧一下头。”帮她做了颈部肌肉的推拿和按摩以后,我轻轻地敲着她的颈椎部位,妈妈发出了十分舒适的咕噜声。

“你是猫吗你。”我笑着轻轻掐了一下她后颈的皮肤。

“喵——?”她居然还真的以一声猫叫回应了我。

“别闹了,肩膀揉的差不多了吧?”基本上能照顾的部位我都照顾过了。

“那帮我揉揉头皮的这一部分吧。”她指着她的头顶说。

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妈妈相当可爱,怎么都看不厌。

这让我不由自主地经常想去把她的头发揉乱。

我的手指在她黑色细密的发丝之间摩挲,她的头发是深黑的颜色,稍微有一些卷,发尾扎了起来,现在正垂在她的右边肩膀上。

“这位客官,小的这样给您按摩可还满意?”我故意装作严肃地问她。

“嗯……不错,待会小爷重重有赏。”没想到妈妈这么快就进入纨绔少爷的角色了。

“这位爷有什么赏?”我跟着她的话题问她。

“赏……赏沉鱼落雁的美少女一个。” 她用手指指着自己给我

“这位美少女可是今年十七岁?”我一边揉一边跟她开着玩笑。

“小墨你很上道嘛!”妈妈嘿嘿笑着。

“笑啥,那位爷刚才都把你赏给我了。”

“那老爷想对小女子做些什么呢?”妈妈扭头看着我,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虽然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但趴在沙发上的她微醺的样子和迷离的双眼,看上去的确让我心里一颤。

“小墨怎么手都停下啦?”她抓着我的手继续在她的头顶上轻轻揉着:“快继续帮我揉揉嘛。”

不知道是不是她有点喝醉了的缘故,今天她显得更加小鸟依人,亲昵地用脸拱着我的手。

“多大个人了。”我一脸无奈,手上继续帮她轻轻按摩着:“一点都不像成熟的女性。”

“那是因为我家小墨很靠得住呀。”妈妈一脸享受的表情:“妈妈稍微放松下也没有关系吧?”

“好好,都听你的。”

我享受着跟她一起的时光。

“好了吧?”又揉了一会,我对她说。

“还想让小墨帮我揉揉——”

“都这么晚了,快去睡觉快去睡觉。”我打算把她从沙发上赶起来。

“不要嘛——不要嘛——”

我家妈妈今天好像格外粘人,这酒看来是后劲很大的类型啊?

“那你还想让我帮你揉哪儿呢?先说好揉完就去睡觉。”我对她说。

“帮我揉揉脚好不好?妈妈最近天天穿高跟鞋很累的。”

妈妈把脚伸到我面前。

“算了,小墨你直接帮妈妈洗洗脚好不好~”

“怎么突然又想到这个?”我问她。

“你看人家公益广告里孩子都帮父母洗脚呢——”

这广告里的小男孩跟一脸胡茬,衬衫皱皱巴巴,领带歪歪扭扭的我差距还是有点大吧。

“就满足妈妈的一个愿望好不好?”妈妈一脸可怜地拽着我的衣服。

喝了酒的我家妈妈杀伤力真大啊。

“好啦好啦,那我去打点热水。”

第二十二章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二)

今天我和妈妈之间的交流终于画风正常了起来。

怀着感慨的心情,我去浴室打了一盆热水。

“洗脚洗脚~啊其实待会还要去洗澡的吧。”妈妈一边开心地哼着歌,一边抬高大腿在空气中用脚比着各种造型。

“你是小学生吗。”我装作一脸嫌弃的样子,把木桶放在她面前。

“妈妈我可是好久都没有享受到别人给我洗脚的待遇咯。”她似乎很感慨地说着:“上次好像还是你老爸帮我洗的。”

“我老爹还有这爱好?”

“嗯……总感觉他对我的态度和普通的夫妻不太一样。”、

也是,老爹还在世的时候,事事都很照顾妈妈,可能是因为年龄差距太大的原因吧,比起夫妻更像是父女。

我把妈妈的脚泡在水里揉搓着,手上传来了嫩滑的触感。

“怎么样,妈妈的皮肤还是很嫩吧?”妈妈问我。

的确是很嫩,和艾丽莎她们这些年轻女生比起来也是丝毫不差。

说起来,艾丽莎说的那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还有小李子为什么突然想要帮我戴领带呢。

“咦,发什么呆呀。”妈妈戳了戳我的脸。

“啊,不好意思,突然想起来了一点事。”我继续帮妈妈搓着脚。

“不是在想女人吧~”妈妈用脚趾轻轻扣着我的手心。

该说不愧是陪伴我时间最长的女人吗,一下就被猜中了。

“让我想想,小艾丽莎?”

这回只猜对了一半

“还是小李子呀~其实我觉得小李子也不错的。”

这回倒是都猜对了,在她的面前我还真是什么都藏不住。

“总不会是楚楚吧?这个孩子……”妈妈回头看向卧室的方向:“要是这个孩子的话妈妈我可能就有点头疼了。”

不不不,只有这个是不可能的。

“没有想女人,找女朋友还早着呢我。”我帮她继续搓着脚,妈妈的脚趾是细长的,指甲像是小小的玉片。

“果然还是觉得妈妈最好对不对?”妈妈嘻嘻笑着。

“当然只限于家里的亲属长辈这个层面上。”我则是这么回应她。

“别说的那么无情嘛。”妈妈故意用脚趾轻轻在我前胸勾着。

“不要用湿的脚碰我衣服。”我轻轻打了她的脚一下。

“咦,我觉得小墨你应该很高兴才对呀。”妈妈没有听我的,仍然用脚勾着我的衣服,甚至用脚趾轻轻点着我的下巴:“我在你床下里发现的书啊,漫画啊,还有电脑里的图片啊,大多数都是足控的。”

我还是待会就给床下的箱子换把锁吧,电脑密码也要记得换。

有点尴尬的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用食指的关节使劲按着她的脚心:“你真是一点都不乖。”

“哼嗯……!”妈妈受到了意想之外的刺激,忍不住哼出了声。

“嘿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把她的脚用手捧起来,仔细按摩着她的脚底。

“又欺负妈妈!”妈妈的脚努力挣扎着。

“叫你不乖。”我则是毫不让步。

最后,这一场较量以妈妈面红气喘地躺倒在沙发上,而我捏的手指酸痛而告终。

“小墨啊。”躺在沙发上的妈妈突然跟我说。

“怎么了?”

“我真想永远就和你一直这样下去。”她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眼睛微眯。

“你永远都是我的妈妈呀。”

“可是子女总会离开父母的。”

“想那么多,我和你都还年轻呢。”

“我是不是也独占你太久了?”妈妈把脸埋进沙发里,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如果你想,我就可以一直陪着你的。”

“小墨小墨你快到这边来。”妈妈朝着我所在的方向伸出双手。

“来啦。”我在她趴着的沙发旁边蹲了下来。

“抱抱~”

“你是喝醉酒就变成小孩子了吗?”我有点无奈地摸着她的头发。

“让我再独占你一天嘛,一天就好。” 她双臂环抱着我:“明天开始我就又是妈妈了。”

“你一直是我的妈妈呀。”

“不,不一样的。”她的语气稍微带着点落寞:“子女总会离开父母的——”

第二天早上,我总算是在闹钟第一次响起的时候就成功起了床。

妈妈已经出了门,我看到我的换洗工作服放在一边的桌上。

“我还得拿件贴身的衣服……”我一边挠着身上痒的地方一边打开了卧室的门。

“啊。”卧室里,昨天喝的烂醉的颜楚楚居然已经醒了,现在正在床上睁着眼睛躺着,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她往这边看了过来。

我连忙检查了一下身上有没有不该暴露的部位,还好,勉强算是过关。

“你醒啦?昨天喝酒喝的那么猛,今天能这么早就醒过来你也是挺厉害的了。”我从衣柜里拿出我的背心,刚准备换上,突然又想起来背后还有人看着我。

奇怪了,虽然颜楚楚长得还可以,但是我潜意识里很少把她当女生看待。

“你要换衣服吗?”她一下就用被子盖住了眼睛,然后又偷偷把被子往下拉了一点,露出一只眼睛来看着我。

“我出去换啦,你不起床吗?”我把手上的背心捏成一团握在手里。

“让我再躺一会,头疼……”

“平常喝酒的经验太少了吧。”我回答她:“宿醉就是容易头疼,待会你起来了冰箱里有橙汁,可以让你稍微舒服一点。”

“嗯嗯。”她只露着一双眼睛在被子外面:“男朋友君你喜欢穿格子四角裤啊?”

“你注意的地方能不能正常一点。”听到她这句话我不由得思考了一下,结果发现我还真是满抽屉的格子四角裤。

“对了,艾丽莎是把我们两个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吗?”我问她。

“嗯嗯,说你俩其实是因为一些事才假装情侣的,昨天你送她回去了吗?”

“对,我送她到宿舍我就回来了。”

“艾丽莎真是的,一个法国人还这么含蓄,我给她准备的零点零二她也没用上。”

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词汇。

“啥?”

“没啥没啥,你们不是九点钟开门吗,是不是还要提前好久准备?再不走没问题吗。”颜楚楚瞅了一眼手上的表。

“跟你说了两句话都忘了看时间了。”仔细一看,我还真是快要迟到了,我连忙抓着衣服冲出了门。

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颜楚楚又把身体缩进了被子里。

“这辈子第一次躺在男生的床上。”想到这,她不禁脸上有点发烧。

“原来男生的被窝里是这样的味道吗。”她把被子贴在自己的脸上,一丝丝让她感到愉快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孔。

“啊。”她突然一惊,然后把手伸进被窝。

“不会吧,只是稍微闻了一下就湿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