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他是被中纪委清查出来的清官,父亲在安徽被称“青天”,祖父是党的创始人

楼主:健康传达 时间:2018-06-22 18:25:56



中纪委接到举报信

在2005年6月份之前,中纪委就不断接到一封封举报信,内容大都是检举揭发李宏塔利用担任安徽省民政厅厅长职务之便,并倚仗其祖父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其父是安徽省原第一书记、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李葆华之势,涉嫌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一系列重大经济问题。

中纪委极为重视,经主要负责人批示,未与安徽省有关部门打招呼,便派出调查组直接赴安徽进行调查。

经过一段时间深入细致地调查,调查人员并未发现举报信中列举的事实,却被一件件感人的情节打动了。

调查的结果是:李宏塔不是贪官,而是一个跟祖父、跟父亲一样的清官、好官。

调查人员回到北京汇报后,主要负责人当即指示要将李宏塔作为典型进行宣传。

于是,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于2005年7月3日用一个整版的篇幅登载了一篇题为《在李大钊革命家风沐浴下》长篇通讯。

文章以大量的事例和感人至深的故事展现了李宏塔作为李大钊第三代传人的光辉业绩。 

祖父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父亲是安徽省委原第一书记、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李葆华。

出身于名门之后的第三代传人李宏塔是个怎样的人呢? 

骑了一辈子的自行车的“红三代”

安徽省民政厅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李厅长每天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的。 

对于一个厅级干部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人们会怎么看? 

老百姓肯定是拍手叫好的。

倒不是希望所有坐小汽车的领导干部都骑自行车上下班,而是觉得李宏塔这样做难能可贵。

可能有人觉得是打在了脸上,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做秀”。 

也有好心人劝李宏塔:“你这一搞,厅里的副职怎么办?别的厅局怎么办?” 

李宏塔哈哈一笑:“按规定办,该坐就坐,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骑车也是个人爱好,锻炼身体嘛!习惯了,改不掉。” 

李宏塔说的是实话。 

50年代初,李宏塔的父亲李葆华担任水利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部长是傅作义)。

当时的高干子弟都在学校寄宿,但李家因人口多,经济状况并不宽裕,为了减轻负担,李宏塔都是从家里挤公共汽车上学。

当时他年纪小,常常因为挤不上公共汽车而走着到学校,所以经常迟到。点击此处查看:落马官员自述:我与一位家喻户晓女星的情史!

  田老栓走过去拎了拎柳擎宇刚刚放下来的麻袋,脸色大变。这一麻袋沙石重量至少有120斤,而现场却已经堆放了这么多,很显然,柳擎宇恐怕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田老栓真的被感动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啊!   田老栓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村支书孟庆超的电话,大声说道:“老孟,立刻使用大喇叭进行广播,一方面组织村民做好随时撤离家园的准备,另外一方面组织村里的爷们们自带干粮、工具、麻袋、车辆到水库大坝上来巡逻护坝,现在水位上升得很厉害,如果再不进行加固的话,恐怕真的要撑不住了,另外再派人去天王岭那边看一看柳镇长所说的帐篷搭建的怎么样了,如果情况危急的话必须要尽快撤离。”   孟庆超和田老栓搭档很长时间了,配合十分默契,毫不犹豫就应承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田老栓又给附近其他村子的村长们打过去电话,把关山水库的情况跟众人说了一遍,让大家赶快组织人手上大坝进行加固和防护、巡视。   打完电话后,田老栓带人向柳擎宇方向走去,大坝另外一侧的沙石滩上,漆黑的夜色中,柳擎宇正弯腰用铁锨铲起一锨沙石往麻袋里面装着。田老栓来到柳擎宇面前,一把抓住柳擎宇的铁锨说道:“柳镇长,你歇会吧,这事还是交给我们吧。”   看到田老栓他们过来,柳擎宇知道,现在田老栓等人已经相信自己的话了。对于田老栓的要求,他却是淡淡摇摇头说道:“没事,我能行的,帮我撑开麻袋吧,一个人装效率太低了。”   听到柳擎宇的话,田老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之色,他直接走过去拎起麻袋撑开,随后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立刻找工具装麻袋。”   很快的,众人便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过了不久,大批马兰村的村民陆续来到大坝上,加入到了大坝加固防护的队伍之中,各种灯光也纷纷打开,现场灯光点点,人影憧憧,一派繁忙景象。而柳擎宇自始至终都坚持奋斗在第一线,始终和老百姓在一起,然而,此刻的柳擎宇脸上、脖子上、手上、腿上早已经到处都是泥水,除了一直陪在柳擎宇身边的田老栓、田小栓父子,几乎没有几个人能认出他来。   当夜,雨越下越大,竟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当天晚上,市气象台则紧急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天气预报说景林县地区明天将会持续降雨。   然而,这个时候,关山水库大坝上的水位距离警戒线已经不到20厘米了,而水位竟然还在不断的快速上升着。此刻在大坝上加固、巡视大坝的各个村的村民们全都开始担忧起来。而此刻,田老栓看着村子附近的沿线堤坝正在被一层层的加固,心中充满了感动。他知道,今天,如果没有这个新来的镇长,恐怕今天晚上,马兰村弄不好就被洪水给淹没了,而现在,从自己来了以后,这个年轻的镇长已经在第一线奋斗了足足有5个多小时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饭都没有吃,但他还是不知疲倦的坚持着。如果说一开始田老栓只是对柳擎宇钦佩的话,那么现在他真的有些崇拜了。毕竟,即便是作秀也需要毅力和体力的,而这个年轻的镇长一口气干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够坚持在第一线,这已经不是体力和毅力的问题了,而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早已经休息好多次了,自己和儿子田小栓轮流和柳擎宇配合才能赶得上柳擎宇的效率进度。   “柳镇长,歇一会吧,你已经5个多小时没有休息了。”田老栓对柳擎宇说道。   柳擎宇摆摆手咧嘴一笑说道:“没事的,我以前是当兵的,身体硬朗,能抗的住。估计今天晚上水位还得上涨,还不能休息啊。累点没什么,只要咱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了,我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说完,柳擎宇继续低下头去忙碌起来。   田老栓的眼睛有些红润了。这么多年来,他听过很多官员包括县长、市长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在田老栓看来,那些官员的话纯粹是作秀,没有谁真正为村民们干过多少实事,而柳擎宇的这番话才是真正发自肺腑的话,他是用实际行动在阐释着他的理念!   已经是凌晨2点左右了,所有大坝上的村民在经过七八个小时的奋战之后都已经有些撑不住劲了。   这时,田老栓立刻组织众位村民休息,以便于应对后半夜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同时对柳擎宇说道:“柳镇长,大家都休息了,您也休息一会,喝点水吃点干粮补充一下体力吧。”   柳擎宇也的确累坏了,肚子也已经骨碌碌的叫了起来,便点点头说道:“好。”   放下工具,柳擎宇和田老栓等人围坐在一起,从车上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些矿泉水和火腿肠等物品分给村民们,众人围坐在一起在雨中吃了起来。在吃饭的时候,众人才知道,和大家一起奋斗在第一线的年轻人居然是镇长,而这个镇长也没有一点架子,这让大家对柳擎宇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钦佩之意。柳擎宇的威望在无形之中便树立起来。而这时,田老栓在旁边有意引导,所有人都把柳擎宇当成了大家的精神支柱和领导,这些都是发自真心的。   饭刚刚吃到一半,便听到有值班人员大声喊道:“不好了,这边出现管涌了。”   听到这声惊呼,柳擎宇直接丢下手中的火腿肠和矿泉水,拔腿就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快速冲了过去。   一袋袋的沙石袋在柳擎宇的亲自带领下把管涌之处围了起来,险情暂时控制住了。   这个时候,柳擎宇已经累得没有一点立起来,只能站在靠近大坝的一方指挥着众人继续进行加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浪头突然席卷而来,柳擎宇脚下一滑,人一下子被卷入了湍急的河水中。   田老栓一看,顿时就急眼了,大声喊道:“柳镇长掉河里了,快点救人。”   然而,面对湍急的河水,众人却是束手无策。   此刻,河水之中,柳擎宇由于身心俱疲,四肢早已经酸软无力,只能奋力地挣扎着。   然而,河水实在太湍急了,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柳擎宇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他的身体被河水一路向下冲去。   柳擎宇的身体上下沉浮着,他已经感觉到有些窒息了。而田老栓和村民们虽然束手无策,却并没有放弃,一路沿着大坝追逐着柳擎宇的身影,一边大声喊道:“柳镇长,你一定要坚持着啊,千万不要放弃。”   柳擎宇的神志已经开始模糊起来,但是,他还在坚持着,不断的双手双脚向下拍打着,以便产生一些向上的浮力,把脑袋抬出水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的体力已经快被榨干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柳擎宇下行的道路上突然现出了一颗被狂风吹倒的大树,大树整个树干和枝叶都已经倒在水中,只有树根部分还与大地藕断丝连。   柳擎宇迎面撞在大树上。也就在此时,一直紧紧追逐着柳擎宇身影的田小栓突然大声喊道:“柳镇长,抓住大树,抓住大树! ”  此刻,几乎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柳擎宇似乎听到了田小栓的呼喊声,内心深处一股浓浓的求生欲望,迷迷糊糊之中,他双手猛地抱住了一颗粗大的树杈。大树被他撞得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稳住了。   这时,田小栓立刻大声招呼着村民齐心协力把大树给拽了上来。   在众人的协助下,柳擎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田老栓说道:“柳镇长,我们先送你回镇上吧?”   柳擎宇摆摆手:“不用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大家不要在这围观我了,还是去巡视大坝吧,今天晚上估计咱们有的忙了。”   柳擎宇说得不错,这是一个危机重重的夜晚,多处发生管涌和渗透,但是在柳擎宇的带领下,大家齐心协力,最终守住了大坝。   已经是凌晨6点钟了,以往这个时候,天都已经放亮了。然而今天,天色依然黑漆漆的。大雨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但是雨势已经小了很多,险情也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过此刻的柳擎宇已经疲劳至极,这一次,不用别人劝说,柳擎宇便决定好好休息一下了,因为他知道,后面很有可能还会有更加艰苦的战斗。保持体力是必须的。所以,他靠在帐篷边上,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吃着火腿肠。   然而,吃着吃着,柳擎宇便睡着了,他的左手拿着矿泉水瓶就停止嘴边,而拿着火腿肠的右手就停在半空中,他就这样睡着了。   旁边,田小栓和众位村民们看到这一幕,眼角全都湿润了,而田小栓则从塑料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柳擎宇拍了一张照片。   就在这个时候,镇委书记石振强带着其他镇委委员们象征性的来大坝视察了一圈,对干部群众们鼓励了一番,前后呆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还找了几个记者拍了不少的雨中视察的照片,之后便离开了。而自始至终,石振强连柳擎宇的面都没有见到。   柳擎宇睡了有3个小时之后便自动醒来了,随后他和村民们一直忙碌到了晚上10点多,各种险情全都排除了,水位也开始稳定住了,这时,暴雨已经停了,而市气象台也发布了明天的天气预报,说是明天景林县全县都是晴天,终于可以雨过天晴了。但是,柳擎宇和村民们却并没有敢离开大坝,因为柳擎宇曾经告诉大家,说是很有可能这雨还得再下一两天,虽然对于柳擎宇的这个结论有些质疑,但是之前的经验让众人对柳擎宇充满了信任。所以大家依然坚守在大坝上。   在众人的劝说下,柳擎宇再次可以稍微休息一会了。   后半夜1点多的时候,负责值守的村民全都惊声尖叫了起来:“不好,关山河水位突然暴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田老栓的手机响了,他拿出套着塑料袋防进水的手机立刻接通了电话,当他听完电话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大声骂道:“我操他妈的景林县,这帮玩意也太不是东西了! ”  “村长,到底怎么了?”有个村民问道。   “我们关山水库上游的景林水库因为大坝的压力太大,决定开闸放水,县里已经通知下来了,让沿岸各地村子做好撤离村民的准备,再有2个小时他们就要开闸放水了。”田老栓双眼充满怒火地说道。说完,田老栓迈步向柳擎宇的帐篷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得尽快告诉柳镇长,请他拿主意。”   很快的,柳擎宇被叫醒了。田老栓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跟柳擎宇一说,柳擎宇一下子就急眼了,立刻从木板床上跳起身来,双眼喷火地说道:“县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这样做呢?这景林水库的水一下来,我们关山水库首当其冲啊,大水一过,我们关山镇就完了。不行,我得给县里打个电话。”   说完,柳擎宇回到车上,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通了县长薛文龙的电话,充满愤怒的质问说道:“薛县长,我听说景林水库要开闸放水?这是不真的?薛县长,你知不知道,景林水库一旦放水,关山水库立刻就会有溃坝和决堤的危险。”“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后来老师在家访时跟李葆华夫妇说起了这件事。

他们很重视,就请秘书到旧货市场买了一辆旧自行车让李宏塔上学骑。

李宏塔在北京上学是骑自行车,1961年随调任华东局第三书记的父亲到上海上学也是骑自行车。

1962年父亲调合肥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他还是骑自行车。

后来当兵了,有三年时间不大骑自行车。1969年退伍到合肥化工厂当工人,以及后来进合肥工业大学读书;1978年任共青团合肥市委副书记、书记;1983年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1984年任安徽省民政厅副厅长、厅长至今,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怎么能不成习惯? 

一天,厅里一位同志看到李宏塔步行上班,便问他:“你怎么不骑车呀?”他满脸无奈地说:“车子放在楼下被偷走了。”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

李宏塔的爱人介绍,担任领导工作20多年,李宏塔骑坏了4辆自行车,穿坏了5件雨衣、7双胶鞋。随着年龄增大,2003年他将自行车换成了电动车,自己还笑称是“与时俱进”。

不光是骑自行车,住简陋的宿舍同样也让李宏塔习惯了。

 十年福利房,没给自己留一套

有谁相信,一个厅级干部现在住的宿舍只有55平方米?没有装修,也没有什么家俱,更没有现代化的电气设备。

8平方米过道既是客厅又是餐厅。放一张老式的大方桌,连走路都得侧着身。

最时髦的就是一只80年代作为福利发的三人木沙发,一半放衣服,一半放书籍。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

1989年和1994年,李宏塔两次直接负责民政厅机关建房和分房工作。

无论凭哪一条,他都是有充分理由和有利条件分到一套房的,至少可以调一套面积大一点的。

但是,两次都落空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直接负责分房,才掌握了很多同志住房困难。

有的三代挤在一起,有的年轻人领了结婚证仍然分居,还有的身体不好或快退休了……比了又比,想了又想,他把自己的名字从分房名单中划去。

1998年,是最后一次福利房分配。正好这年也赶上他“磨正”,谁都认为李宏塔会“当仁不让”。

岂料,公布分房名单时,他还是榜上无名。

有人为他着急,提醒他这是“末班车”。

他不当一回事,幽默地说:“末班车上人多,我怕挤。” 

李宏塔怕“末班车”挤,就不怕住得挤。 

李宏塔住不讲究,吃、穿也同样不讲究,他不抽烟,也不喝酒,更不上歌厅、洗脚房。

作为厅长的李宏塔,其一家人的生活不应该如此清贫,只要他稍微表示一下,或者用手中的权力稍稍为自己安排一下,哪怕只是得到他那个级别应该得到的,他一家的生活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但是李宏塔却固守清贫,而且心甘情愿,没有丝毫其他想法。

这不禁使人想起他的祖父李大钊,为创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从自己120元的薪水中拿出80元作为活动经费,使家庭生活陷入困境。

儿女上学交不上学费,冬天家中买不起煤球,冷如冰窖。李大钊本人也衣食节俭,经常是一块大饼、一根大葱地对付一顿,衣服也近乎寒酸。

2005年2月去世的李葆华,家中的简朴让人难以置信。

房子是70年代的建筑,老旧的三合板家具、人造革蒙皮的椅子,沙发坐下就是一个坑。

2000年中央有关部门要为他调房,他说:“我住惯了,年纪也大了,不用调了。”而且多次谢绝装修。

这令人敬重的家风,使李宏塔的清贫变得自然而真实,毫无“作秀”之嫌。

“革命传统代代传,坚持宗旨为人民。”这是李宏塔自撰的一副对联,也是他的座右铭。

退休的时候,存折没有超过1万块

家里经济负担不重,银行存款该不少吧!

可据知情人透露,他没有什么存款。 

李宏塔的钱都到哪去了?

政厅机关里的人心中都有数。在每年“送温暖”、“献爱心”的名单中,李宏塔的名字都是排在最前面——这样的名单总是以捐赠的数额大小分先后的。 

还有,到农村看到五保户家的房子漏雨,到福利院看到老人被子薄,到“低保户”家看到过年包饺子的面没买……

来找他的残疾人还没吃饭,下雨了,来找他的下岗工人没带伞……

李宏塔完全可以不从自己的衣袋里掏10块8块,但办起手续来太费事,他就自己掏了。

别看数目小,要知道他是民政厅厅长,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偶尔一次两次,10块8块的次一多,数目就不小了。 

“我们多一点辛苦,群众就会减少几分痛苦。” 

李宏塔心中装着这样一本帐:全省有170万优抚对象,有64万退役士兵,有3400名军队离退休干部,有6031名红军失散人员,有48000名农村五保户,有5000多城市“三无”对象,有“低保”户90万,有残疾人500万,有流浪乞讨救助对象15000多人…… 

可以说,这些数字涵盖了几乎全省所有弱势群体,这也就是民政工作难做的所在。

工作千头万绪,任务艰巨复杂。干好了,看不到摸不着;干错了,人命关天。 
而李宏塔看上的偏偏就是这个。

他说,这么多部门、单位,“民”字打头的不就两个吗!一个是“民航”,一个就是“民政”。直接为最困难的群众服务,这是一件幸事。 

然而,民政工作毕竟太难了。特别是安徽这个地方,地处南北气候过渡地带,洪涝、干旱灾害年年都发生。灾大,救灾任务就大。

民政厅任务繁重可想而知。作为一厅之长的李宏塔,能有清闲的时候吗?

从民政厅保存的2003年救灾记录里就能看到这样的记载: 

7月3日凌晨1时,蒙洼蓄洪区王家坝水位达到29.39米,根据国家防总命令,开闸蓄洪。

李宏塔厅长飞往北京到民政部报告救灾方案。紧接着往回赶,20:40分下了飞机连家也没回,到办公室吃了一碗方便面便冒雨奔赴重灾区阜南县蒙洼蓄洪区指挥转移灾民。

4日中午,又赶赴姜家湖蓄洪区指挥转移灾民。

5日,陪同回良玉副总理在阜阳市视察灾情。

6日,到淮南市大通区、凤台县灾区布置救灾工作。

7日,到滁州市来安县、明光市布置救灾工作。

8日,到蚌埠市布置救灾工作。

9日,到毫州市利辛县、蒙城县布置救灾工作。

10日、11日陪同温家宝总理视察蚌埠、阜阳两市灾区……无

需一天天摘抄下去了,总之,从记录上看,到7月22日这天为止,李宏塔没有一天停过脚步,没有一夜睡过觉。 
民政工作是辛苦的,可他却说:“我们多一点辛苦,群众就会减少几分痛苦。” 

就说2003年7月22日这天,20多天跑下来宏塔确实累得不行了,随便往哪一坐就打起呼来。驾驶员陈荣友看了心疼,劝他到车上睡一会。

李宏塔看看表,说:“不行,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去看看灾民都吃的什么。” 

于是,他们在午饭时间赶到颍上县王岗镇金岗村,李宏塔走进一个庵棚,看到一个老大娘正在做饭,他走过去揭开锅盖,一股热气夹带着霉味扑面而来。

他拿起筷子从锅里夹起几颗米粒放进嘴里,嚼了嚼,品了品味儿,又从锅里夹了几颗米让身边救灾办主任薛昆明尝,薛昆明尝过后肯定地说:“霉了,米霉了。”

李宏塔问老大娘是什么时候领的救济粮,老大娘说才领回来两天。

李宏塔从米袋里抓起一把米走到门口阳光下看了又看,闻了又闻,叫老大娘用塑料袋装了大约半斤,接过来放进公文包里。

之后是彻底的清查......

“我的48000户五保户怎么办?”

安徽是当年全国农村税费改革的重点省份,但是对于农村形成的方案,却让五保户没有任何操作的余地。

对分散的五保户,“方案”规定由群众筹助供养,这更是画饼充饥。 

安庆市郊区宣店村有位双目失明的五保户,每年由群众筹助的粮食柴草仅价值350元,不及当地农民人均收入1748元的五分之一。 

这些例子并非空穴来风,是李宏塔派了6个调查组搜集来的第一手材料。 

农村税费改革方案就要定盘子,一旦形成既成事实,再想改就难了,

情急之下,李宏塔找到了时任安徽省人民政府省长的许仲林。

他大声疾呼:“我的48000户五保户怎么办?死了人拿谁是问?!” 

许仲林耐心地听完了李宏塔的汇报,被其热心深深感动,叫李宏塔立即写一份书面报告,赶在开会定盘子之前交到他手里。  

于是,李宏塔综合6个调查组的调查内容,经过分析、研究,写出了《关于农村五保户生活问题的紧急请示》。 

在《请示》中,李宏塔通过大量的实例,郑重地提出:“如此下去,五保户极有可能出现生活无着,要饭和大批上访现象。万一出现非正常死亡,应该追查谁的责任?” 

《请示》写好后,李宏塔派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处长程昌富直接呈送许仲林省长。 

程昌富处长来到省政府办公厅,接待的人立刻把脸拉长了,他问程昌富懂不懂公文呈报规定?说早有规定,要以单位、部门、组织名义呈报,不准以个人名义呈报。

程昌富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李宏塔以个人名义呈送给省长的公文犯了忌,忙解释是省长要的急件。

那位同志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将公文收了下来,不过又说了一句:“扣三分”。 

许仲林省长看了李宏塔的请示后极为重视,经与有关部门研究,决定实行农村税费改革后,对农村五保户每人补助400元。 

不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也对安徽的做法签发意见,民政部将安徽的经验批转全国各地参照执行。

就这样,一个差一点就被遗忘在角落的五保户群体重新挺直了脊梁。 

李厅长微服私访来啦! 

2003年7月23日,李宏塔带着民政厅有关部门人员来到颍上县建颍乡箭井村和王岗镇金岗村察看灾情。

他们走进灾民住的帐篷和庵棚,顿感热浪滚滚,暑气灼人。

李宏塔叫随行人员用温度计进行测试,草搭的庵棚里是45℃,帐蓬里是50℃,用蛇皮袋搭的庵棚里,温度竟高达55℃。里面待不住,一些灾民宁可露天睡在淮河大坝上。 

一直察看到下午三点多,李宏塔一行才来到路边一家小饭店吃午饭。 

在路边小饭店吃饭,对李宏塔来说,那真叫家常便饭,两个馒头,一碗手擀面条,炒两盘素菜,有营养,还省钱,一天的出差费足够了。

最大的好处是节约时间,哪象在城里人家请吃饭,一顿饭至少一个小时,如果喝酒,两个小时都打不住,浪费也大,讲是“四菜一汤”,端上来的却是“四盆一缸”,哪里吃得完,一大半都倒掉了,李宏塔看了心疼,也不习惯。

不吃吧!还真得罪人。

后来他想出了个办法,就是在路边小饭店吃饱了再去见当地官员。 

没想到这天被店老板认出来了,一个电话打到县里,县长、民政局长很快赶来了,“有失远迎”、“招待不周”之类的话不绝于耳。(后来才知道,店老板退休前就在县民政局工作。) 

李宏塔对县长说,本来是要到县里向县委、县政府汇报的,既然现在见到了县长,就把来意讲明。

他建议党政机关带头腾出办公室对灾民进行第二次安置,帐篷里的温度太高……

他让随行人员拿出测试温度的记录请县长过目……

县长还能说什么呢?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回到县里就向县委作了汇报,

几天后,就动员党政机关腾出办公室,一次性妥善安置了5万多人住在帐篷和庵棚里的灾民。

灾民们在感谢党和政府关怀的同时,也赞扬着、传颂着李宏塔微服私访的动人故事。 但李宏塔不喜欢有人说他“微服私访”,他说:我怎么微服了?我从不化装,我怎么私访了?我不埋名,不隐姓,名正言顺,正大光明。我下去不打招呼,那是怕麻烦人家。我到哪去都熟门熟路,不需要领,不需要陪。 

不管怎么说,李宏塔“微服私访”的故事还是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这不光是因为确有其事,还由于出自对李宏塔家风的称赞。 

从李宏塔开始,李大钊的这一支留在了安徽合肥,而三代留在安徽的名声,更是让人仰慕。

这才是真正的红色家庭传统!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秒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台湾突然提出了解决两岸问题的惊人方案!

近日民间统一呼声越来越高,此时台湾却突然出台惊人方案!

到底是什么方案让两岸人都为此惊讶?

大陆的回应让人背后发冷!

如今的两岸问题靠什么解决?

台湾到底提出了什么样的惊人方案?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