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王旭的生活笔记——在父亲住院的日子里(一)

楼主:山东鱼台孝贤文风 时间:2022-04-01 12:11:00

提示点击上方"孝贤文风"免费订阅本刊

《孝贤文风》——百姓作家

(点上方箭头收听音乐 )


在父亲住院的日子里

文/王旭


小医院,大社会。在医院里,你可以看尽人生百态,人间喜怒哀乐。每一张病床后面都有一个说不尽的故事。真善美,假恶丑,对照一下,里面是否能瞧见自己的影子?当时为了避免亲朋之间的迎来送往,这些日记没发出来,现在时间过去近一个月了,时机已经成熟,朋友们可以当作一篇散文来读一下。还是那句话,医院虽小,人生百态,社会万象。   

——题记

2017年12月19日


傍晚,夜色已朦胧。我仍像勤奋的鸟儿在外面觅食。这时,十岁侄子的电话忽然响起,说爷爷病了,让我赶快回家。我以为出了什么特别紧急的状况,首先给在家的二弟挂了个电话,要他先去父亲那,我随后就到。

电话打过后,我无心再和客户交谈下去,骑上电动车匆匆忙忙赶回家。夜色在晕黄色的灯光中摇曳。先到一步的二弟已站在父亲居住的屋里。父亲面前放着两样菜,其中一碟花生米,一杯酒已经下去了一多半,父亲本人已是醉眼朦胧。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中啥时出现了鲁迅笔下孔乙已的形象,"多乎哉?不多矣"。父亲说"这两天,我这两天,心口疼,明天你们得给我检查检查去",面对父亲的酒杯,做儿女的又能说什么呢?


20号


黎明在公鸡的啼鸣声中慢慢醒来。东方的天际慢慢露出一抹红晕。父亲也早早醒来,漱洗完毕。我叫上二弟,接上父亲,开车来到了某医院。挂了内科专家。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四十多岁,胖胖的大夫(我们姑且称他为A大夫吧)。A大夫望闻问切了一番,说,老人家,你是胰腺炎,很厉害,需住院治疗。没经过仪器检杳,只凭大夫简简单单几句话,就住院。心中虽有疑惑,可大夫的话就是圣旨,不能不听,最起码,老父亲整天怀疑自已有病,住一下院,最不济也能把他心病去了,也行。


我们随后来到医院病房楼三楼心内科,护士安排了病房。接着来了一位B大夫,看了看父亲说,可能是胃病。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位C大夫,也是望闻问切,"有点肺气肿,心律也不齐”。人老了,岁数大了,患的病多了,这些病情难以避免,可仅凭这简简单单一瞅,就妄断各种病因,未免有点牵强吧?三个大夫三种说法也让我犯了沉思。过了一会,护士送来了针药,吊瓶里兑的什么药水,病人家属是看不出什么的,或许应该是消炎的成份多一些,可这治疗胃病、心脏病、肺炎的药名应该还是认识的。俗话说,对症治疗,对症下药,还没把握好症,怎么就治疗上了?我来到护士站,说,开的药就开了,别的药别慌发了,等检查好是什么病再说吧。


21号


清晨在等待中慢慢醒来,今天看来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八点钟,大夫们准时上班了,各种检查随之而至,不知是什么名目,反正是对病人的身体有帮助,我想医生可能是在用排除法,一样一样去排除,最后再落实是什么病。看病离不了各种仪器,仪器检查占了看病的大部分。基本上可以说是机器在看病。


一会儿,护士送来了消费单据,一天一夜两千捌佰元没了,现在医院已不允许以药养医,可各种名目繁多的中用不中用的检查,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也让你看不懂,就如同这大夫的字,不看也罢。医院收费总是有理的。


下午四点钟,可能是化验结果出来了,心内科来了一位医生,又给父亲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脏,然后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嘱咐说,老爷子的病确诊了,是心肌梗,要转到心内科监护室。


医生又给我介绍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并特别嘱咐说,老爷子的病很重,不要让他知道。有时候,心理也是一种疗法。


心内科监护室在三楼,我把父亲安顿好后,有护土把父亲的针挂上了。吊瓶滴的很慢,要五个小时左右,看来要滴到夜里十一点。


七点钟,有护士推热水过来,问有洗脚的没有?我打了一盆水给父亲。这是我记得有生以来,笫一次给父亲洗脚,望着父亲花白的头发,不知为什么,鼻子有些酸。


22号


昨天晚上的针药看来对症了。父亲一夜都睡的很好。没有像昨晚一样哼哼个不停。清早醒来,我问父亲,感觉怎么样?父亲说,身上很轻松,不那么憋的很了,心口也不疼了。看来是对症了。我想关键是对症就好了,以后可以对症下药了。


22号是冬至,冬至到了,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病房里却温暧如春。

父亲的病对症了,我的心情也有些放松了。


八点半,医生例行查房。大夫个子不高,问得很详细。身边跟着个女医生,在做医疗记录。医生走后,护士进来,给父亲挂上了吊瓶。这一打又要几个小时了。


下午,病房又住进来一个新病人,是个老太太。这下病房里四位老人,都超过了八十岁。两位老太太,一位八十岁,一位九十岁。两个老爷子,一位八十岁,一位八十三岁。冬天是老年人心血管病的高发期,也是老年人病发的高危期。季节到了,树叶总要落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23号


今天又是个晴天。冬至晴,晴一冬。看来这个冬季要在晴朗中度过了。


昨天一夜都没有睡好。八十三岁的老头一直折腾到夜里十二点,非要穿衣起床回家,说医院失火了。他儿子劝了他很久很久。老年人,老小孩,正应了那句俗话。刚说眯瞪一会,四点多钟,又被邻床陪护家人的说话声吵醒了。原来和另一位陪护家人聊得正欢,竟攀上了老乡。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看来这一夜的睡眠泡汤了。就这样大睁着眼等着黎明的到来。清早起来,走廊走着的陪护家人个个一脸倦容,家有病人入院,病人受罪,亲人陪罪,真是不假。这句话现在是亲身感受到了。


吃过早饭,医院的药费单子下来了,三整天时间,五千块钱已花完。一天一千多,也不知怎么花的。以前是花小钱看大病,现在是看小病花大钱。社会进步了,国家医保了,老百姓不敢看病了。是另类幽默吗?不知为什么,对这个社会,心里竟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作为小老百姓一个,我既然无力去改变这个世界,只有努力去适应现实。


下午,病房又住进一位病人,是位老先生。煤气中毒住进来的。老人三儿两女,子孙满堂。可儿女再孝顺,也不如老伴好。两位老人单过,烧了无烟煤,不料屋子封闭的太好,造成了煤气中毒。幸亏发现的早,才没酿成大错。老人的一个儿子说,回家安个空调吧。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孝心路上无先后,为这个提议,点个赞。(未完待续)

王旭,男,1968年出生于微山湖畔的一个小渔村。 1990年于鱼台一中高中毕业。落榜后,对中国诗词仍痴心不改。一手荷锄,一手写作至今。鱼台县其鸣诗社会员,鱼台县文学创作协会理事。著有诗歌合集《家在湖陵傍水涯》(华龄出版社)。

  主管:鱼台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孝贤文风》微刊公众号:dtj-2017-04

《孝贤文风》微刊投稿邮箱:cwjydtj@163.com

《孝贤文风》主编微信号:d18264762366

扫描二维码,关注《孝贤文风》!传承孝贤文化!

文学艺术平台  孝贤故里人家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