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足浴器价格交流

圆木行业的夕阳里,时今的“箍桶匠"还在做些什么?

楼主:茅庐观色 时间:2020-10-20 10:57:31




老底子,乡下常有走村串户的圆木师傅,阿拉称他们为“箍桶匠”。谁家镬盖和木桶木盆散了破了,就拿出来让他帮助修。圆木家具都带箍,“箍桶匠”的俗称或因就此而来。我在10年前写的一篇小文中是这样回忆箍桶匠的:


一根两头弯的肩担,一头是竹片竹篾等材料,一头是半人头高的圆桶型竹篓,这专为人们修理木桶木盆的手艺人,大家都称其为“箍桶匠”。箍桶匠挑着箍桶担子,人还未到村口,就已经拉开了嗓门:“箍桶哩,箍桶!”

有人把他喊到门口,拿出旧桶旧盆让他看了,就讨价还价起来。“介贵?都是破家伙了,买只新的才几钿?”主人说。“不贵,不贵!比做只新的也不省事呀,总得给几个辛苦钱吧!”箍桶匠无奈地解释着。

等到价格讲定,箍桶匠就在廊檐下干起活来。这旧圆木器一卸,成了一堆烂板子,箍捅匠却不慌不忙,用锯子锯锯,刨子刨刨,竹签钉插插,用篾片做成一个新箍,又这里敲敲,那里打打。到这摊烂板子箍成了盆桶样,箍桶匠又用刨子、锉刀和砂纸,一边端详,一边刨刨、锉锉、擦擦。嘿,不到一顿饭的功夫,一只焕然一新的盆或桶就摆在你面前了。


自从有了塑制和金属制品的各式桶类,除了少数人家还用铁镬子烧饭炒菜,在用着木制的镬盖,大部分传统的圆木家什己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不用说挑担的“箍桶匠”,连农村集镇上也十分鲜见箍桶师傅了。


眼前这张箍镬盖的图片,是2007年9月在古镇路仲拍的,可这家箍桶店早已关门许久了。


这张图片,是2009年5月跟随摄友在斜桥老街采风时拍的。生意清淡,老师傅在休息。有摄友提议,让他拿张报纸看看,老师傅很是配合。可时隔不久,这位老师傅故世,店从此也就关门了。


2015年 8月,在海盐县石泉老街一间破旧的屋子里, 拍下了这幅箍桶师傅在镶镬盖面板的画面,可最近茅庐中人旧地重游,却发现这家箍桶店也不见了。


还好,这位姓马的箍桶师傅还在老地方箍桶,我们还能目睹一门古老行业的风采。


老马师傅今年67岁,17岁进农具厂做工,至今与桶与箍 整整打了50年的交道,在石前老街租屋开店,也有12个年头了。每天清早,他骑着三轮电动车到店里上班,要到下午近5点才回家 。现在,马师傅主要是为周边用户修理镬盖、面桶、菱桶等传统圆木家什,也制做镬盖,主要是批发给商贩。 这几年流行泡脚, 为人加工泡脚桶,成了箍桶老师傅的新活。一句话,靠着过硬的手艺,马师傅生意还是显得很有声色。


    这是马师傅箍镬盖整个过程,锯木片,削竹签,镶镬盖圈,再到编竹箍等,大致就这么个过程了。看似并不复杂,但环环都是技术,这一点,茅庐中人自然说不出其中道理。


这是前几天茅庐中人路过马师傅箍桶店时抓拍的。店,还是那个店,人,也总还是那么乐呵呵。马师傅告诉我,这老街已列为旧镇改造项目,估计没多时就要拆了。我问他,这房子拆了以后是否还要另找个地方继续开箍桶店?他说还会的,只要身体行,他还想干几年。


对了,在这里我还想介绍一下他的家。老马生有两个女儿,一个留家招了女婿,一家人和和睦睦,生活过得很不错,不久还又翻建了新房。他的家就在离店不远的村庄里,前几年我去过,印象中的房子还不错。所以,这次回家前还专门过去看了他们的新房。哇,真是好有气派的乡间别墅!可现在却是遗憾了,我为何不将它拍下来,在这里一块展示呢?


平屋改楼房,旧楼房翻新楼房,许多农民都是这样开心地折腾着。也就是在这样的折腾里,勤劳的农民改变着客观世界,也改变着自身世界。有道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整个社会也不就是在不停的新老交替中才前行的么?联想到这古老的圆木行业,也只是这新老交替的一个缩影,尽管它曾经是那么的辉煌灿烂。

谢谢您的观赏!

谢谢您的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